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社会 > 正文

遏制“野生教练”须严格职业“准入”

作者:熊丙奇

  随着疫情防控政策的不断优化调整和北京冬奥会带来的冰雪热,最近一段时间,北京很多雪场的滑雪爱好者人头攒动。滑雪热也带动了初学者对滑雪教练的需求,走进雪场请个教练几乎成为每个初学者的“标配”选择。然而,不少初学者告诉记者,选择滑雪教练时,稍不留神就会“踩坑”。北京滑雪爱好者说,她花2万元请的教练,教授其穿雪鞋的方式竟然都是错的,后来发现该教练当时还没有拿到滑雪教练初级证书。(1月16日《法治日报》)会体育指导人员队伍建设,对全民健身活动进行科学指导。国家对以健身指导为职业的社会体育指导人员实行职业资格证书制度。以对高危险性体育项目进行健身指导为职业的社会体育指导人员,应当依照国家有关规定取得职业资格证书。按此规定,从事滑雪指导的人员,必须获得社会体育指导员(滑雪)职业资格证书。具体包括滑雪(初级)指导员、滑雪(中级)指导员、滑雪(高级)指导员。其中,获得滑雪(初级)指导员资格,要求经本职业初级正规培训达到规定标准学时数,通过初级滑雪运动理论知识与技能考核,并取得毕(结)业证书或取得有开展滑雪教学的体育中等专科学校毕业证书者。

  选择滑雪教练,稍不留神就会“踩坑”,表明监管部门和滑雪场都没有严格执行社会体育指导员职业资格准入制度,这不但会侵犯滑雪爱好者的合法权利,还会让滑雪爱好者面临受伤风险。要促进滑雪产业规范发展,必须严格落实社会体育指导员职业资格准入制度,严查没有取得滑雪指导员证书的“野生教练”,遏制这一乱象野蛮生长。

  没有从业资格,却充当高危险性体育项目的教练,就如没有行医资格却当医生。因此,对于滑雪“野生教练”现象不能漠视。之所以会出现“野生教练”现象,舆论认为,这是因为冰雪运动兴起,滑雪产业增长太快,对滑雪指导员的需求太大,供不应求,导致“野生教练”也有市场。这反映出两方面问题,其一,滑雪产业对发展该产业的人才准备不足,面对“突然”增加的需求,才发现进行滑雪指导的社会体育指导员短缺,于是临时招聘人员进行“零基础”突击培训几天就上岗。据报道,有的雪场,老教练简单指点,新人练习三四天经评估后就可以上岗接待游客;其二,监管部门对滑雪场提供的滑雪指导服务,没有进行严格的从业资质审查,导致滑雪指导员队伍良莠不齐,鱼龙混杂。

  根据媒体报道的信息,监管部门要启动对滑雪场的调查,要求所有滑雪教练都必须拥有滑雪指导员资格证书才能上岗,并要求所有滑雪场提供社会体育指导员信息查询,便于滑雪爱好者在聘请教练时查询、选择。滑雪爱好者在聘请教练时,也要从维护自身权利,保障运动安全出发,看清教练是否有职业资格证书。

  有合法职业资格的滑雪教练短缺,导致“野生教练”野蛮生长,也是在提醒:发展冰雪产业,应加强专业技能人才培养。社会体育指导员属于技能人员,培养高技能人才,要以社会需求为导向,也就是说,要根据产业、行业对人才的需求,培养满足产业、行业发展需要的人才。产业、行业需要有关技能人才,但是却供给不足,就是相关职业教育、培训与社会需求相脱节。这是值得引起重视并反思的。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舜网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