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众说 > 文体 > 正文

保研造假扯出的“生意经”也要一查到底

2020-06-30 09:09:32  作者:陈广江
  西南交通大学茅以升学院陈玉钰保研成绩造假事件已经有了处理结果,而校方的最新通报披露了造假细节。通报称,陈玉钰父亲陈帆让时任教务处教务科科长尹帮旭帮陈玉钰修改成绩。记者调查发现,尹帮旭和陈家有着密切联系,他们所做的生意涉嫌违法。多位专家建议有关部门应进一步调查。(6月29日《中国青年报》)

  校方发布调查处理通报后,陈玉珏保研造假事件引发的争议并未平息。究其原因,一方面,此事触碰了教育公平底线,而校方的处理结果被指为“罚酒三杯”,有避重就轻、浅尝辄止之嫌;另一方面,随着事件细节不断公开,一些新增的疑点也引发热议,比如陈玉珏的父母陈帆、和红杰,与其“师叔”尹帮旭存在着千丝万缕的利益关系。

  据报道,陈帆、尹帮旭曾是四川神码富云科技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和股东,该公司曾因恶意串通被西南交大惩戒,一年内禁止其参加该校校内采购项目。但随后成立的成都为途科技有限公司拿下了相关项目,这家公司和四川神码富农公司又存在紧密联系,被指为“借胎生子”、涉嫌违规。和红杰、陈帆还跑到南京,成立南京优榜图大数据科技有限公司,这家公司成功获得西南交大两个招投标项目,而尹帮旭是其中一个项目的评委。

  记者查询发现,不管是成都为途公司,还是南京优榜图公司,两家公司获得西南交大的相关项目,都属于“单一来源采购”。学校工作人员创办的公司参加学校的采购项目,项目评审人员也与公司创办人有关联性,而且是“唯一供应商”,这真叫“肥水不流外人田”。瓜田李下不避嫌,既做裁判又做运动员,这样的招标是否合法、有效,应当彻查。令人遗憾的是,校方对此依旧是“不知情”。

  媒体抽丝剥茧的调查,让保研造假事件背后的生意经逐渐浮出水面,也印证了“一查到底,从严处理”的必要性和重要性。篡改成绩保研,原本是极难办的事,有人竟轻而易举地办到了,让一系列规矩、流程、监督层层失效,让刚性的纪律变成“稻草人”,这不是“熟人关系”所能解释的现象,背后的利益关系往往起到了更加重要的作用。有人说,熟人关系的本质是利益关系,此言不虚。

  不难发现,博导之女“改成绩保研”事件背后不只是优质教育资源沦为“学二代”自留地的问题,还存在更为复杂的灰色利益链条。相关人员在学术上拉帮结派、大搞“近亲繁殖”,在利益上投机钻营、违规攫取不当之利,哪里还有一点知识分子的品格和风度,而分明更像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调查不能“烂尾”,保研造假扯出的生意经也要一查到底。相关招标项目是否合法、有效,相关人员获取了多少不当之利,谁该为此承担责任等问题,有待相关部门给出权威答案。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舜网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