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众说 > 图评 > 正文

防控不能逾越底线

2020-03-27 09:33:25  作者:马涤明 黎青

黎青/绘

  截至3月20日,湖北省已有约12万名务工人员离鄂顺利返岗。但湖北石首的袁先生3月19日和同事驱车从老家赶到贵阳后,却被当地居委会禁止下车,更尴尬的是,等待八九个小时后内急想上厕所,却被告知只能在车内用塑料袋解决。(3月26日红星新闻)

  居委会称,袁先生未向社区报备,属于瞒报,袁本人也承认没有报备。但即便湖北籍务工人员违规在先,也不该受到“不准上厕所”这样的非人道对待。

  如果是对来自重点疫区人员的涉疫相关信息完全不了解,对其采取一定的限制性措施当然是有必要的,但湖北石首这位袁先生是持有当地相关机构出具的健康证明的,这至少能够证明,他既不是感染者,也不是疑似病例人员或与感染者密切接触人员。未按规定提前向返岗企业所在社区报备,确实违规,但按理说,对这种违规行为,完全可以按相关程序补办报备手续,该隔离也可以先隔离,堵着车门不让下车,连上厕所都不行,何以僵化到这种地步?

  经过了三个月的抗疫,防控知识铺天盖地宣传普及的背景下,身处防控一线的人员,至少应该知道,如果戴口罩上厕所,并与人保持距离,之后对厕所做通风和消杀处理等等,风险是可控的。

  何况,“湖北人”未必等于“重点人员”,持有健康证的湖北籍人员,就更不应该受到“只能先关在车里”这样的“高级别防控”。不管怎么说,不准人上厕所肯定不对,甚至已经触及到法律红线:上厕所,是人的最基本生理需求,即便是罪犯,这种权利都不可以被剥夺。于此而言,当地社区此举着实过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