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众说 > 杂谈 > 正文

斯人逝去,时代符号留存

2020-01-20 08:30:17  作者:李雪萌

  “终将有一天,所有的动物们都冲破关束它们的樊笼,奔向自然的时候,这一天将是野生动物们的盛大节日。”

  这是赵忠祥在《动物世界》中的一段配音。1月16日,赵忠祥也辞别了尘世的樊笼,前往另一个世界。在新年即将到来之际传来这样的消息,无疑令人感慨叹息!

  有时候一个时代的完结,是以某一个人的辞世为标志。作为中国电视时代的开拓者,“前辈之前无前辈”,赵忠祥的告别,基本宣告了第一代电视人的谢幕,也意味着伴随着电视成长起来的那一代人,将舞台中心让给了“网红、综艺、流量”培育起来的新一代。

  在没有互联网的时代,赵忠祥和咱们山东走出的倪萍是真正的国民偶像。那是“我十分想见赵忠祥”的年代,他是真正的“中国好声音”,极有辨识度,恐怕有数千万的人能够一句话就听出他的声音。甚至一句“春天来了,万物复苏……”都能自带音效。

  如果说今天的康辉、郭志坚等主持人在各种重大事件上的表现接近功勋,那赵忠祥就是功勋本人。1960年,赵忠祥历时四个月的试音,在千余名竞争者中脱颖而出,成为中国第二位电视播音员、第一位男播音员。他也是《新闻联播》第一个出境的播音员,主持转播过9次国庆大典、6次大阅兵,参与和主持春晚超过15届,还是第一位进入白宫采访美国总统的中国记者。周恩来总理逝世、中苏论战、第一颗原子弹试爆成功,都是通过他的播报传达至千家万户。

  真正让赵忠祥被大家接受并认可的,是他为《动物世界》和《人与自然》共配解说2500多部集。这两个栏目向社会传达了人类大家园的理念,这是一种充满智慧哲理的人文理念,很多人关于自然、环保、生命的认知,都是从这两个栏目开始形成。

  当我们在一个人身上寄托太多的情感,就往往会忘记再不平凡的人终究也还是一个平凡的人。一生荣誉有加的赵忠祥也伴随着社会的发展,很快进入到思想日益多元、信息加速透明的大环境。退休后的赵忠祥面临着很多争议,比如定制字画出售,“4000元可以见到本人、6800元录制祝福视频”;更因为一桩“录音事件”被指道德崩塌,一度遭受网络暴力。赵忠祥比较大气地回应了这些争议,比如否认合影收钱,解释“写字又没招惹谁,何况还有人要呢。我写固我在,我写自得趣,写下去。”

  在舆论风暴中心的时候,赵忠祥曾经说过:我是和这个时代一块儿,通过中央电视台这个屏幕,跟大家一道成长起来的。当你们的父辈回首往事的时候,他们也不会忘了我的。因此我真的出点什么事的话,我最伤心的是我伤了他们的心,因为我已经变成了这个时代的符号。抹掉我这个人是可能的,抹掉我这个符号是不可能的,因为那是一个时代的印记。

  公众人物很容易被标签化。要么自带光环360度无死角完美,要么被扣上帽子各种毁谤一无是处。其实不过是一个取得了很大成就的普通人,他诞生于时代机遇,也终将在时代前进中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