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众说 > 民生 > 正文

处方权沦为“提款机”该作何反思

2020-01-16 09:39:58  作者:罗志华
  官员管审批,“靠医吃医”;院长搞招标,私下勾兑;安一个心脏支架拿回扣两三千元,装一套心脏起搏器赚四五千元,用一桶消毒液得二十元……处方权沦为攫取暴利的“提款机”。据1月14日新华网报道,日前,安徽中医药大学原校长王键、蚌埠市传染病医院原院长杨军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调查。据统计,随着安徽掀起“医卫反腐风暴”,近两年安徽全省已有超过三十名医院院长和医卫系统处级以上干部落马,“医卫腐败链”令人触目惊心。

  这次查处的系列医卫反腐大案,涉案人员既多且很集中,形成了一个个窝案。比如在一些医院里,多名院领导、科室主任、普通医务人员都涉案其中,他们不仅在采购和工程项目上捞好处,而且在药品耗材上吃回扣。一个典型的例子是,仅一家公司的一名推销员,就将3名院长拉下马,向数家医院的39个科室行贿。据法院判决书记录,有科室不到3年间就从他手中收取160多万元,平均每个月收入4万多元。

  医卫腐败案件容易形成窝案,在过去是比较普遍的现象。几年前,在吃回扣比较严重时,曾有一家医院被查实近400人收了回扣,反腐导致部分科室无人上班。一项名为“透视医生调查”的研究显示,早年前,54%的医生表示曾有过接受药品回扣的行为,还有39%的人说曾接受医药公司的会议资助。此次安徽查获的这些案件,其腐败链条之长,涉及范围之广,也都让人为之惊讶。

  假如吃回扣是常态,不吃回扣是例外,久而久之,就会形成一种有毒的医院文化,在这些医院里,没有几个人认为拿回扣有什么不妥,反倒误认为是正常所得,认为不拿钱才是另类。在这次查获的案件中,这一点也表现得很突出,比如有科室负责人与药企商定,工作人员每检查患者1个部位,药企以“加班费”的名义发放12元的回扣,这项“福利”持续存在达几年之久,似乎已被工作人员认定为合法福利。

  必须看到,随着医卫反腐力度持续加大,也随着取消药品加成、严管医药代表等医改政策的实施,医疗腐败现象比前些年明显减少。但偶尔曝光的类似腐败窝案也警示我们,在少数医院,吃回扣等现象仍然被很多人所接受,认为药企给回扣是正常现象的人,仍不在少数。假如这种错误的观念不被彻底清除,处方权沦为“提款机”的现象,仍然可能出现。

  医卫反腐既要严查个案,更要立足长远,注重医院文化建设,如此才能釜底抽薪。只有当医务人员普遍认识到,吃回扣是十分可耻的行为,丝毫没有值得原谅之处时,自觉抵制腐败才会在医疗系统形成广泛共识。若再通过薪酬制度改革,让医务人员合法获得满意的收入,那么,他们不仅不会陷入窝案的泥沼之中,反而会变成监督腐败的内部力量。(罗志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