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众说 > 时事 > 正文

治好“城市上空的痛”终于有了良药

2019-11-15 13:08:37  作者:黄慧琳
  近日,最高人民法院印发了《关于依法妥善审理高空抛物、坠物案件的意见》,为有效预防和依法惩治高空抛物、坠物提供了指导意见,这一举措为维护人民群众“头顶上的安全”,让此类案件的司法实践更合理有效发挥了作用,值得点赞。(11月14日 中国新闻网)

  “高空抛物”被称为“悬在城市上空的痛”,因其事发的难以预见性和潜在高危害性,一直是公民的一块心病。即使很轻的物体从几十米的高空坠下,也会造成极大的威力。据相关研究表明,鸡蛋从18楼抛下可砸破人的头骨,巴掌大的西瓜皮25楼飞下如击中头部可致人死亡。从“济南一小区3把刀从天而降”到“河南焦作一男子夜里喝酒从13楼扔下酒瓶”,近年来全国多地都发生了多起小区高空抛物案件,有的还对过路行人造成了直接伤害。接连的高空抛物警示若不借助法律手段严惩、威慑,会对广大群众的生命安全构成潜在威胁,因而针对这类案件的法规的出台实有燃眉之急。

  《意见》出台施行,有利于发挥刑罚的威慑、教育功能。早在上个世纪,美国也经历过一段高空坠物高发期,因而在司法实践中将高空坠物之举予以严刑重罚,采取先刑事后民事、调用大量刑警侦查高空抛物案件的方式,树立了较强威慑力,从而极大减少了此类案件的发生。虽然国情不同,但美国的司法实践对我国也有一定的启发,启示我们高空抛物案件需以严刑惩治,方可有效规避。目前公民的守法意识不足、犯罪成本过低是导致高空抛物案频发的主要原因。由于缺乏相关知识,大多人并未意识到高空抛物的危害性,而刑罚干预能从法律层面上让公众不敢轻举。此次意见中规定对于故意高空抛物的,根据具体情形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故意伤害罪或故意杀人罪论处,特定情形要从重处罚。意见中加重了惩罚力度,能够激发公民的守法意识,惩罚力度加大加重了处高空者手中之物的重量,避免不加思考轻易抛物的发生。

  《意见》出台施行,有利于补全高空抛物的条文空缺。在社会主义法治建设的推进过程中,法律也应依据实际需要而不断完善,最高法院的意见能为司法裁判指导作用,推动裁决更合理有效。虽说在《意见》出台前,高空抛物也并非无法可依,但惩罚的力度无疑偏低。3月28日南昌市发生的一起男子于四楼楼梯间摔下共享单车砸死路过老人的案件,法院对其的审判结果为“判处被告男子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结果一出就遭到很多人惩罚力度过低的质疑。目前司法中对高空抛物案件的处理一般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中第85条和87条的相关规定,高空抛物行为造成人身、财产损害的,依法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但由于法条中关于高空抛物的规范和界定不够明确,在具体的司法实践中量刑尺度很宽泛,以至于有时因惩罚力度过低,而冲击了大众的心理底线,引起舆论的谴责。之前早有法律界人士指出,根据行为人实施高空抛物时的主观态度,其行为可能涉嫌故意杀人、故意伤害、过失致人重伤、过失致人死亡、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等。此次最高人民法院出台的指导意见则将这一看法化为明确规则,写入意见中,还对高空抛物的认定和量刑幅度做了明确规定,强调依主观恶性、社会危害性的差异而予以不同裁定。这不仅补充了对高空抛物案件处理的法律规范漏洞,推动此类案件的统一准确裁判量刑,还能得到公众的认可,让裁判结果更契合社会的共识。

  《意见》出台施行,推动案件审判和预防施行。高空抛物案件本身在寻找直接侵权人上难度较大,处理难度高。而在此之前对高空坠物案件处理的重视程度不够高,在侵权人的搜查上不够有力,以至于处理结果往往不尽人意。《意见》中提出了“举证责任分配规则”,加大调查取证力度,调动多方联动作用,最大限度上查找直接侵权人,能够让当罚者受罚,在保护受害者的合法权益之余,发挥法律的教育作用。此外,《意见》指出法院应积极发挥自身职能,以司法建议和多方联动助推预防措施的实施,高空抛物作为社会公共治理的一部分,的确需要相关机关、物业等联动,合力共同治理,以保障公共安全。

  刑罚的作用,在于威慑、教育公众,在于惩治犯罪,在于预防危害发生。高空抛物、坠物危害之大,因而离不开以刑罚处置。此次《意见》的出台为为推动高空抛物、坠物的更有效预防和合理惩治提供了明确指导,为治好“城市上空的痛”开了一剂良药,值得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