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众说 > 理论 > 正文

走近新时代的记者

2019-11-11 09:59:42  作者:谢苗苗 孙锋

  11月8日,第20个记者节。

  互联网时代,新闻传播的时效经历了“定时—及时—实时—全时”的颠覆性变革,我们的记者也随之变成了十八般武艺皆具的全能型人才。理想从来不灭,只是手头的“兵器”更多了。一起看看新时代的记者们,都会哪些武艺吧!

  不忘来时路 方知向何生

  又是一年记者节,时间过得真快,感觉这一年自己还没写几篇拿得出手的稿子,真是应该感到羞愧。

  2018年的记者节,我刚从新媒体转战到纸媒一个月,提笔写了一篇《90后记者,请不要羞于谈新闻理想》的青年记者说。今年,当接到编辑打来的电话时,我握着手里的馒头想,究竟要说些什么,才能让自己再次热血沸腾,好像再也找不到比“不忘来时路方知向何生”这十个字,更符合此时此刻的心情。

  这一年间,我开始认识纸媒,开始读懂记者,也终于有了面对热点事件时该有的“躁动”。我是一名政法记者,看似应该在圈定的范围内老老实实做本职报道,但就是因为后面“记者”这两个字促使我不得不关注更广泛的新闻事件,不得不写关于社会、关于人性、关于真善美的稿件。

  这,才是记者;这,才是我的“不忘来时路”。

  这一年间,我终于有了尝试当一个“多面”记者的勇气,时不时还被自己的傻劲儿“感动”。细细数来,居然有了文字记者、报纸编辑、新媒体编辑、出镜记者、出镜主持人、化妆造型师六个身份。在尝试主持之后,我们的摄影记者说他见证了我那一刻的荣耀和紧张。融媒体时代下,我觉记者总得试一试,趟一趟这水到底是没过头顶,还是只到脚踝?

  这,才是新时代的记者;这,才是我的“方知向何生”。

  (新时报记者谢苗苗)

  希望能一直追上新闻的脚步

  2019年11月8日是第20个记者节,是我度过的第3个记者节。嗯,这么看起来我还算是个新人吧,虽然从年纪上来看好像也不是那么新了。

  没错,2019年对我来说的确和往年有些不一样,作为一名真正的“90后”,它意味着这将是我“2”字打头的最后一年,偶尔想起还有些让人焦虑,因为我发现自己好像没有之前那么“快”了。

  创造营里C位出道的男团是哪几个人?明日之子的最强厂牌花落谁家?当平时一向自诩走在娱乐最前沿的我,看到微博热搜突然感到了明显的信息断层时,我开始发现代沟这个东西好像真的存在。

  一旦发现自己“慢”下来了,我也会有担心,自己还能不能跟上这个信息飞速扩散的当下。毕竟,在我“慢”了的这一年,济南时报“快”了起来。新时报APP的上线,让我们的报纸正式跑上了融媒体的快车道。

  直播、视频、及时推送……这一年,济南时报正在全速向前奔跑;这一年,我们的身影也开始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全国各地的新闻现场;作为记者,我也在努力让自己“快”起来。

  现在距离2020年还有一个多月,新的一年,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找到男朋友!哈哈哈,只是开个玩笑,新一年最大的愿望,就是作为记者的我,能一直追上新闻的脚步,不会落后。(新时报记者俞丹)在媒体融合的路上尝试突破

  社会在进步,时代在发展。信息传播的渠道也变得非常多,对于传统纸媒的记者而言,我也感受着媒体发展变革的压力和挑战。如何让产品和内容,在媒体融合发展大潮中,能坚守一块阵地,更好地传播,达到理想效果,之前是我脑海中不断闪现的问题。

  新时代,机遇和挑战并存,需要有些新花样,需要尝试突破。

  变是永恒的不变。在一种转型发展尝试的理念驱动下,前一阵,我也开始“玩票”媒体融合,在新时报客户端推出融媒体栏目《单身记》。忽然发现,融媒体时代,给以前光是码字的记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啊。

  栏目中设置了音频电台节目,主播到哪里找?作为新生事物,内容构想有了,但主播没有人啊!只好逼自己加强学习,硬着头皮上,我来当主播。

  犹豫、怀疑、灰心、坚持、欣慰、坚持……记者节之前的一段时间,转型突破的一些“痛点”,如播音不专业、没有自信、仿佛读者并不买账等,不时影响着我的情绪,不时跳出来“捣乱泄气”,还好最后都“归于平静”了。将解决不了的事,愁闷的情绪,都交给时间,这句话确实有道理。

  今年的记者节,因为“玩票”尝试,我对媒体融合有了更多感受。希望所有的尝试和突破,都能成为不一样的风景,有温度、有梦想、有价值。未来,我还将继续奔跑在媒体融合的路上。(新时报记者孙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