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众说 > 时事 > 正文

年轻干部既要经得起围观,又要挑得起大梁

2019-10-27 16:50:37  作者:陈莹

  近期,武汉大学化学与分子科学学院证引入教授邓鹤翔,引人瞩目的是,这位教授生于1985年4月,才34岁,或是该校最年轻教授。化学学院称学校此举并没有破格,而是根据学术成果及人才引进办法,评其为正教授。简历显示邓鹤翔复旦毕业后出国留学,曾在《自然》《科学》发表3篇论文。

  武汉大学的这一此人才引进获得了公众的认可和赞誉。其实年轻的学霸教授已经并不新鲜,前不久副教授破格,教授破格,以第一或通讯作者发表106篇SCI论文的85后青年教师饶中浩也掀起热议。网友纷纷为不拘一格的人才引进鼓掌,同时对这些学术牛人表示钦佩。同样是年轻人才,年轻的干部们却好像没这么幸运。网络中热传的"火箭提拔"的年轻官二代们获得却是强烈质疑和猛烈抨击,并进一步深挖后台和背景,网友作出反差如此大的反应应引起深思。

  前有广东省揭阳市揭东县(现揭东区)副县长江中咏被曝2011年27岁时就任副县长一职。而当月,其时任副县长的父亲江俊驱转任县政协副 。网民质疑江中咏6年连续三次“破格晋升”是否符合规定。后有湘潭县人民政府副县长徐韬。其父亲曾任湘潭市某区人大常委会主任,母亲曾任某区检察院副检察长。1985年出生的徐韬五年七换岗,工作10个月就被提拔为副科级干部,担任正科职务一年半就晋升副处级。在2012年的副县市区长公开选拔中,徐韬并不符合湘潭的报考条件。此后,在郴州参加公选的徐韬,却在湘潭被录用。

  其实,公众对领导干部年龄和履历的质疑,本质上是对能力的质疑。在一般人的认识里,县级干部是地方上的“重要人物”,掌握不少权力和资源,其收入恐怕也位居当地收入金字塔的顶端,年轻人是否堪当大任?公众质疑的从来都不是“85后”这个身份,而是获得提拔的依据和程序。学术界的精英们经历透明,学术能力造假难,更容易获得人们的认可。80后、90后已经成长多年,他们终究要挑起社会的大梁,在各行各业担任核心岗位。不能接受90后担任副县长、副处长、副院长、教授的社会心态,显然不可取。只要是能力过硬,有真才实干,能为社会做出贡献和成绩的人才,我们就要不拘一格的使用,社会也应以宽容的心态认可他们,毕竟,未来终将是要交给年轻的一代人。 (陈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