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众说 > 杂谈 > 正文

手机外放族:约束与宽容的热闹

2019-10-21 09:19:45  作者:路宇

  最近,演员叶璇发微博实名diss了一下火车上的公放族。乘坐列车时,后排一男子大声播放视频,叶璇试图与男子沟通让他小声,没想到男子突然骂道:“神经病!”理论过后叶璇将男子公放视频放在网络上,瞬间引起不少人对公放族的吐槽。

  类似这种公共场合的外放侵扰,我们时常会遇到。地铁上、火车上、飞机上、商场里、超市里、餐厅里、电梯里等等场合总有那么一批人玩手机时开着外放,坚决不带耳机,音量一定要最大,时不时对着视频流泪、傻笑,好像不这样做就不够时尚。更有人无奈的表示,自己一个从不刷视频软件的人,通过别人的手机外放,硬是学会了几首网红口水歌。有网友打趣道,“坐一班地铁,我们原地领悟了求佛的苦,隔空鉴赏了香水的毒,从刀郎全辑一路听到凤凰传奇,差不多就是我们该到站下车的距离”。

  公共场合外放,就性质来说,可能远远算不上日常生活中丧失公德的行为。但就杀伤力而言,对被迫旁听者完全是持续精神伤害。毕竟,能够坦然外放的人,一般都缺少对音量的控制和对播放内容的自知之明。一大票人对于公共场所的私人活动没有具体的概念和界限,在他们眼里,人与人交谈说话是公共场所,只要拿起手机,就是与自己的独处时光,无论在哪。

  说立法严惩公共场合的手机外放群众,显然过于严苛;说把手机外放人群载入社会失信系统,对于大部分选择外放的人来讲,还不如被网友指责给他们带来的冲击和影响大。若一个人,手机公放大声就要惩罚他;说话大点声就要惩罚他,那我们也仅仅是站在自己的道德制高点审判别人而已。

  鲁迅曾写道,“楼下一个男人病得要死,那间隔壁的一家唱着留声机;对面是弄孩子。楼上有两人狂笑;还有打牌声。河中的船上有女人哭着她死去的母亲。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我只觉得他们吵闹。”我们活在这个世界,并不是为了改变这个世界,而是不被世界改变。每个人增强自我约束,多一点包容,少一些外放,到那个时候,世界的吵闹才能成为真的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