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众说 > 民生 > 正文

执法记录仪“没电”,警方是否有责?

2019-08-08 10:56:52  作者:殷国安
  女教师李秀娟在网络发“绝笔信”之后,丰县县委、县政府立即成立联合调查组开展调查,现在已经发出情况通报。对于李秀娟被殴打的问题,丰县政府8月5日晚通报此事称,经调看相关视频、询问当事民警,城东派出所在对李秀娟传唤、审查过程中,未发现有对其殴打、辱骂行为。(本报A16版有报道)

  此前,双方的说法可谓各执一词。李秀娟表示:警方人员强行将她赤脚且穿着睡衣从家中拖走,在拖行过程中遭到罗烈等人的殴打和辱骂,“我和丈夫永远忘不掉派出所副所长暴力殴打我的场景。”

  但是,副所长罗烈却是另一番说辞:虽然李秀娟极度不配合,但他从来没有打过李秀娟。“李秀娟膝盖上的伤是她在奔跑过程中摔倒后的擦伤,手腕上的伤是因为戴了手铐,李秀娟挣扎形成的摩擦伤。”

  对于双方不同的说法,我们应该相信谁?现在,当地县委、县政府的调查组似乎也没有得出最后的结论,他们的说法是“未发现”有对其殴打、辱骂行为。

  这个问题本来并不难,因为按照公安部的规定,有执法记录仪说话。但遗憾的是,执法记录仪恰恰出现问题。据罗烈副所长说,将李秀娟从家中带走时,由于执法记录仪没电,部分画面缺失,“正常情况是把人带到所里录制才结束,但客观原因是我的执法记录仪没有电了。”

  记录仪“没电”真的让人遗憾。

  我国还没有出台《证据法》,不过根据一般的证据规定,根据举证妨碍原则,“占有证据的一方当事人,虽然不承担举证负担,但对自己所占有的证据,有隐匿、毁损、遗弃,或有导致该证据难以使用行为后果的情形时,如果该证据为证明本案事实的唯一证据,人民法院应当认定他方当事人对该证据的性质和内容的主张成立,并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认定当事人事实主张成立。”那么,执法录像是唯一证据,因为警方的责任不能提供,导致该案难以结论,是否应该由警方承担责任?

  事实上,派出所的“没电”说,是违反公安部规定的。《公安机关现场执法视音频记录工作规定》第六条,开展现场执法视音频记录时,应当对执法过程进行全程不间断记录,自到达现场开展执法活动时开始,至执法活动结束时停止;从现场带回违法犯罪嫌疑人的,应当记录至将违法犯罪嫌疑人带入公安机关执法办案场所办案区时停止。第八条要求,现场执法视音频记录过程中,因设备故障、损坏,天气情况恶劣或者电量、存储空间不足等客观原因而中止记录的,重新开始记录时应当对中断原因进行语音说明。他们却是“没电”之后也就没了下文,不符合公安部的规定。 (殷国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