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众说 > 图评 > 正文

“一阵鞭炮声赔偿44万元”一点都不冤

2019-07-12 10:21:43  作者:马小荃


黎青/绘

  徐州新沂市合沟镇后朱村村民张某的兔子养殖场,与蔡某家房屋相邻。2017年12月1日,蔡某放鞭炮庆祝新房建成,时间持续三四分钟。震耳欲聋的鞭炮声过后,张某发现,养殖场内饲养的兔子陆续出现母兔流产及死亡、小兔撞笼死亡等情况。张某提交的证明显示:“2017年12月1日—13日因鞭炮惊吓应激死亡繁殖母兔1573只、小兔10070只、流产小兔15000只。”根据《环境噪声污染防治法》,新沂市人民法院判决蔡某赔偿张某损失合计440307元。(7月10日《人民日报》)

  罗志华:在这起案件中,燃放鞭炮与兔子死亡之间的因果关系较好认定,养殖户的损失也很好量化,其它很多噪声污染侵权案件可没有这么好界定。也就是说,很多噪声污染不是不存在直接损害,也不是不应该给予赔偿,只不过损害不好评估、证据不好固定,才导致受害者的正当权益得不到维护。这就需要治噪执法部门要加倍体谅噪声污染受害者的维权困境,让投诉这条维权途径更加顺畅、更有效果,不仅要认真对待每一起噪声投诉,而且要用严格的执法来弥补维权短板,用前置性监管来防范事后损害,从而最大限度维护受害者利益,最大限度减少噪声扰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