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众说 > 文体 > 正文

《权利的游戏》精彩不落幕

2019-05-29 16:14:01  作者:在路上
  耗资过六亿美元,历时八年的神剧《权利的游戏》终于在五月份落下帷幕,这部创造了无数经典的热播剧在赢得全球亿万观众点赞的同时,更带动了众多电视衍生产业的发展,从拍摄地成为热门旅游景点,到改编游戏和原著作品等一系列文化产品热卖,由权游热播带动的关注效应正引发连锁反应。电视剧虽然结束了,但其产生的影响一直在延伸,权游的精彩还将继续。

  一部在西方文化中孕育的作品能赢得不同文化的认同,其背后必然有其普遍的价值存在。且不说,电视剧制作的精良,演员到位的表演,以及场景布置方面的用心,单单在影片中对不同地域文化的研究考证上,就能显出制作团队扎实的功力。电视剧虽然以欧洲中世纪为背景,主流为欧洲文化,但也穿插着阿拉伯、中亚等不同地域的特色文化,展现了不同文化的建筑风格、服饰特色和生活场景,让不同地区的观众领略到异域文化的精彩,感受到电视剧所创造的虽然虚拟但又处处真实的完整世界。电视剧里无论是维斯特洛大陆的七大国,还是海外之地的异域城邦,在现实世界里都能找到他们的影子,这种现实与虚拟的无缝嫁接,不知不觉间把观众带入了梦幻的世界,想象中的历史模样得到精彩呈现,电视剧给了所有喜欢异域文化的我们一个现实画卷。

  如果一个电影或电视剧把光影科技作为看点,那它最多能产生观影刺激,永远无法成为经典作品。《权利的游戏》大量使用了现代光影科技,创造了美轮美奂的电视场景。科技的应用并没有降低电视剧的内容品质,相反,科技成为主题表达和剧情延续的得力工具,不管是完全依靠数字技术创造出的火龙、冰原狼,异鬼大军,还是通过拼接技术造出的中世纪城堡,在观众看来都是整个故事的一部分,它们服务于内容,推动故事情节,并表达人文价值。科技完全融入到了故事之中,这种对科技的完美应用,让我们自己的影视作品相形见绌,当我们还醉心于使用高科技打造大场景的时候,西方的影视制作者们已经在用科技探讨人性了,这也许是我们总能制作世界最多的影视作品,却很难创作出传世精品的原因之一吧。

  对人性的完整刻画也是权游取得巨大成功的主要因素。剧中的角色每个都性格鲜明,人性的展示也相对完整,无论是大反派女王色瑟、凯岩城主泰温还是国王乔弗里,他们都展示了丰满的人物性格,乔弗里的偏执懦弱,色瑟的欲望与野心、泰温的家族荣誉与贪婪,电视剧在有限的篇幅里将这些人性特点突出放大,集中呈现给观众,让角色在观众的心里生动起来。权游相比于以往的电视剧,它没有突出的主线,多个故事线路分散交织,即独立存在又密切相连,这种淡化主线、淡化主角的叙事结构,让剧中各个人物都有展现的机会,他们各自多样的表演汇集成整个剧情的跌宕起伏,精彩纷呈。这也应证了评判影视作品的那句话:影视作品的好坏不是完全由主角的水平决定,而是取决于众多配角的表演水平。整部权游没有绝对的主角,象征冰与火的夜王与龙母在演出绝对时间上还不如小恶魔提利昂,本来以为是大配角的猎狗桑铎却从第一季第一集一直走到全剧结束,正是所谓的配角们的精彩演出才让整部权游保持了高水准。不得不说国内的影视作品,把宝都压到流量明星和人气小鲜肉上,以为有个IP流量的明星来做主角就能万事大吉了,忽略了品质的打磨和故事的塑造。殊不知,影视作品的灵魂在于主题的表达和价值的传递,在这方面,权利的游戏这部作品给我们上了生动的一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