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众说 > 图评 > 正文

90后也要接受“歧视”了:衰老饶过谁

2019-05-20 09:59:24  作者:杨杰
  世界是围着年轻人转的。街上的招牌设计越来越潮,广告里代言人的年龄越来越小……

  年轻人分门别类,人设众多,可甜可咸,御姐萝莉,但对于年龄超过60岁、占总人口五分之一的人,则只统称一个词:老年人。

  年轻的小滑头虽然嘴上把五六十岁的同事、客户称作“哥”和“姐”,但他们在自媒体的文字里露出马脚,动不动就是“55岁的大爷”“49岁的大妈”“32岁的中年人”……

  人们怕跟衰老产生瓜葛,因为衰老跟死亡相邻,作为一生的某个阶段,衰老却被回避、掩盖和抛弃。

  从基础设施到公德人心,我们都不算是老年友好型社会。互联网公司鼓吹着无现金支付,对老年人来说就是技术的壁垒;有些旅行软件上,买机票的年龄上限都要设置为70岁。

  前段时间,有个老太太向飞机发动机扔硬币的新闻火了一阵,人们满脸鄙夷地嘲笑她“老糊涂了”“封建迷信”“老年痴呆”。惹人厌的广场舞、披红挂绿的审美、轻信保健品骗局都成了年轻人“吐槽”的点,一些老人的做法固然不对,而年轻人的嘴,少一些刻薄吧。

  打开电视,随便一个国内影视作品,老年角色基本都是配角。人物形象也十分刻板,就像催泪的公益广告里演的,儿孙未归,老人独自面对一桌菜,满屏都是寂寞、孤独和被可怜的形象。

  渐渐地,老人们不自觉地也把自己内化成一个悲惨的角色,认为“变老”是一件孤独而悲伤的事,再难平和地面对自己的晚年,甚至倚老卖老。当我们过度强调老人的脆弱、孤独、需要帮助时,也使老人失去了主观能动性和经营自己人生的能力。

  其实,只要自己愿意,生活的丰富程度可以与年龄毫无关系。

  我知道,崇尚年轻人的文化不可避免。但老龄化正像洪水一样漫过中国经济的田地。每个生命都在年轻与衰老之间转化,歧视老人就是歧视自己,给老人社会以宽容就是为我们留条后路。

  看了几眼选秀节目,在这个又唱又跳的行业,26岁已经算高龄了。我们这拨儿睥睨众生、谁都不服的90后,也要老老实实接受更年轻一代的“歧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