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众说 > 理论 > 正文

“流浪大师”何尝不是生活的大师?

2019-03-26 08:53:39  作者:熊苗

  沈巍这个名字说出来,大家不一定知道,但一提“流浪大师”,怕是只要是爱把玩手机的,没几个人不知道。

  近日,这位上海流浪汉在几个短视频平台迅速走红。因其谈吐不凡和涉猎广,被网友贴上了“国学大师”“大师在流浪,小丑在殿堂”等标签。自从走红后,他身边来了无数围观者。据报道,沈先生系上海人,已流浪26年,曾是上海某区审计局公务员,1993年起因病休假至今。

  能“出口成章”的却是一个“捡破烂的”,流量实在太喜欢这种反差感了。一大群打扮得娇艳欲滴的网红围着他45°角一阵猛拍,也就毫不为奇了。沈巍走红后,晚上睡觉也没法睡了。近百名主播微商聚集到他的“住处”,他只能无奈地说,“为了钱把我当猴子耍给你们看”“我站在这里你们愿意怎么拍赚钱就怎么拍吧”“这种尊重都没有的话这还叫尊重吗”“天黑了别人要睡觉”……

  看似是聚光灯闪烁下的“网红”,实则是被人消费又毫无招架还手之力的底层人物。

  论才华,他确实不算上乘。被称为“大师”,也是源于我们很多人国学学得太少,或者是书读得太少的缘故罢了。但他不是“国学大师”,却不妨碍我们从他身上看到“大师”淡泊的影子。

  沈巍爱读《了凡四训》,他在视频里说,了凡就是“了却此生平凡,把这辈子平庸的东西了却了,就是了凡”。

  或许结合他的经历,才能读出他话里的意思。

  据沈巍自述,他自幼受父亲苛责,倍感压抑。喜欢画画、文史,却被父亲深恶痛绝。最终选择了自己不喜欢的审计专业。

  一个喜欢文字的人最终选择用流浪来对抗以数字为生的“命运”,我们当然不提倡,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就是错的。如果非要从沈巍的走红里领悟些什么,若沈巍自述属实,那看到的应该是父母对孩子人生的过度干预和压抑导致的悲剧。

  他说,他从来没有以捡垃圾为苦难,别人给他钱买吃的,他也会觉得好笑。在他看来,现在每天捡垃圾、进行垃圾分类、读书,只是自己选择的一种生活方式,但在“我们”的观念里,他却永远是个异类。

  无疑,不论是物质上还是精神上,他都不需要我们的可怜。尽管流浪并不是一种必要,但如果这是他选择的生活方式,也并没有伤害到其他人,旁人又有什么理由说“不”呢?

  他说,没想到会走红,但这不能改变他的命运;一辈子没想过成名,人要实至名归,做到了自然就出名了。比起这些拼命消费他的“围观者”,他对“网红”身份的淡定,对自我清醒的认知,又何尝不是生活的大师?

  即便他与社会接触有障碍,我们要向沈巍学习的地方,那也多了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