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众说 > 时事 > 正文

降低法定婚龄就能提高生育率吗?

2019-03-07 22:39:15  作者:任凯

  建议修改《婚姻法》第六条,将结婚年龄“男不得早于二十二周岁,女不得早于二十周岁”改为“男不得早于二十周岁,女不得早于十八周岁”,同时删除“晚婚晚育应予鼓励”——全国人大代表、贝达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丁列明向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提交《关于抓紧修改法定结婚年龄及不再鼓励晚婚晚育的建议》。(据澎湃新闻3月7日)

  降低法定婚龄就能提高生育率吗?显然不能。随着社会整体受教育程度提高,现代人受教育时间越来越长,年轻人结婚年龄普遍推迟是社会进步的表现,如果说在此之前,为控制人口数量增长,以立法形式限制结婚年龄,倡导晚婚晚育,此举或可取得一定效果。但是,时至今日,现代人的婚育观念已经发生较大变化,加之面临激烈的社会竞争压力,出现了剩男剩女现象,年轻人不是不想结婚、生育,而是面临着诸多学习、工作、婚育负担等方面的压力,结不起、生不起、养不起是现代人在婚育选择上面临着的无奈现实。

  提高人们的生育意愿,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与其以立法的形式降低婚龄,毋宁提供更多政策保障和鼓励婚育具体措施,比如禁止天价彩礼、减少婚育负担、为女性提供更加包容的职场环境、增设婚假或者延长产假、加大学前教育财政投入……降低法定婚龄仅仅是从法律角度出发的技术性手段,根本不能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目前人们生育意愿降低实际上是社会各方面发展的综合因素导致的,除了现实的婚育成本上升等经济因素,此外,还受到社会观念、社会环境等影响,尤其是女性在求职、工作中普遍受到的偏见和歧视,对未婚未育的职场女性来说更为突出。

  前一阵子,柳州一公司在招聘会计时,在声明上明确要求应聘员工为已婚已育女性,此举因涉嫌性别歧视,引发舆论批评。虽然招聘声明中未注明性别要求,但是“已婚已育”明显涉及对女性的歧视,而“未婚未育”的女性首当其冲。再比如,上海的吴女士入职半年被解雇,原因是公司称其违反不会谈婚论嫁的承诺,但吴女士工作半年就结婚生育,有违诚信。该公司辞退吴女士的理由何其荒唐。不止荒唐,该公司这一要求还侵害了吴女士的婚育权利、个人隐私,在二审判决中,针对该公司的诉求审判长明确告知,个人婚育情况属个人隐私,不在告知必须告知的范畴内。今年2月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联合司法部、教育部、最高法等九部门联合印发《关于进一步规范招聘行为促进妇女就业的通知》明确规定:不得询问妇女婚育情况,不得将妊娠测试作为入职体检项目,不得将限制生育作为录用条件,不得差别化地提高对妇女的录用标准。此举进一步细化了对职场女性受用工单位歧视或者差别对待的保障措施。

  女性在婚育过程中承担了很多,但是职场却未提供给婚育女性更加包容的社会环境,即便现在有部门以印发《通知》的形式禁止差别化提高对妇女的录用标准,但不能完全排除部分企业或明里暗里依然我行我素。鼓励生育要在全社会范围内形成一种包容职场女性的氛围,社会、政府、企业都要承担起相应责任,比如政府可以以税收减免或者财政补贴的方式鼓励企业为婚育女性延长假期、发放婚育津贴,解决婚育女性在工作上的后顾之忧,鼓励社区和企业兴办针对社区居民和企业职工的福利性幼儿托育机构,政府、社区或企业、个人三方共同负担成本,降低年轻人的婚育成本的同时,使得他们有更多时间和精力投入工作。

  总之,提高婚育率,提高人们的生育意愿,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需要多方合力,综合施策,单纯的以立法的方式降低结婚年龄显然不可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