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众说 > 文体 > 正文

“树人”之前,先扯下师德失范的遮羞布

2019-01-03 16:15:31  作者:邱韵
      近日,习总书记在全国教育大会上指出 “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是人类文明的传承者,承载着传播知识、传播思想、传播真理,塑造灵魂、塑造生命、塑造新人的时代重任”,并再次论述教师队伍建设的重要性和紧迫性,对教师队伍建设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师德问题,从来不是什么新鲜话题。通过简单梳理,我们可以发现师德失范行为主要涉及到两个方面。
第一类,是学术道德失范,在科研工作中弄虚作假、抄袭剽窃、篡改侵吞他人学术成果、违规使用科研经费以及滥用学术资源和学术影响。最近才发生的南京大学“梁莹”事件就是一个很典型的案例。这类失范行为大致源于现有科研评价体系下,教师群体“急功近利”情绪的蔓延。高教“成功人士”多重量不重质、重科研而轻教学,本质上也是因为激励机制扭曲使然。而现今我们国家也在尽最大努力改变这一结构性问题,今年7月出台的《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深化项目评审、人才评价、机构评估改革的若干意见》就提出,改革评价评审评估体系,要克服“四唯”。这个四唯就是指唯论文、唯职称、唯学历、唯奖项倾向”,“突出品德、能力、业绩导向”,“推行代表作评价制度,注重标志性成果的质量、贡献、影响”。我们也期待结构与机制的变革可以倒逼教师队伍学术氛围与风气的改良和建设。

       第二类,是教师对学生实施性骚扰或与学生发生不正当关系。个别教师利用自己的教师身份与学术权力做出有违师德甚至触犯法律的行为。不管是幼儿园一系列虐童、不正当体罚事件,还是中小学生遭老师侵犯或骚扰事件,发生频率高到几乎每天都可以在社交媒体或者新闻网站上浏览到相关信息。学前教育的孩子会受到虐童与体罚伤害,大学或中小学生都可能面临教师的性侵犯,猥亵与暴力伤害。几乎每个环节都存在着教师队伍的堕落者疯狂的毁坏着公众对我国教育事业的信任与认可。

      但是上述恶性事件频频发生,难道仅仅只是因为教师个人性格的扭曲,师德的沦落么?政府与社会的监查机制和准入机制,犯罪成本与法律管控是否也存在漏洞?这些种种问题都是在这一系列事件之后急需我们认真反思、解决和完善的。
我们可以看到近些年来党与政府也意识到这一漏洞,不断地从政策与机制上提高教师师德失范的风险成本,降低恶性事件发生的几率。我们能看到,越来越多的学校开始响应社会与国家的号召,将严格师德规范的力度提上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比如说,4月15日,中国人民大学出台史上最严师德规范系列文件,直指师德师风建设,尤其引人注意的是,文件将对学生实施性骚扰或与学生发生不正当关系、与有利益关系的在校学生发生恋爱关系等内容纳入师生关系方面的违规行为。北京大学校长林建华也在北大教师职业道德和纪律委员会专题会议上强调,将继续完善《北京大学反性骚扰有关规定》,尽快推动制度体系的健全和落实。目前北大已建立教师职业道德和纪律委员会及其调查处理机制,严格执行师德一票否决。我们能看到,目前的制度建设是层层加码的,各校都在把师德建设放在首位。
 
       然而,在另一个方面,我们也不得不认识到,目前我们仍然存在“号召多措施少 处置规定没落实”的情况。据多年来的调查情况来看,一方面,有些高校在处理类似丑闻时过度宽纵,往往习惯于遮遮掩掩,不愿公开处理,担心影响学校声誉。而且,有些当事人还有一定的学术地位,顶着各种头衔和光环,学校处理起来有所顾忌。另一方面,学生与教师之间权利不对等,以及社会舆论环境不宽容、不理性的表现,往往让遭受性侵害的学生心存顾忌。这是目前在工作中碰到的棘手的难题。规范师德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需要社会、学校、政府进行多管齐下,我们也期待有一天,我们不仅强调外在他律的要求,也要重视内在自律的启迪,从根本上、源头上解决好师德师风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