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众说 > 文体 > 正文

人才竞争力榜,频频爆冷后我们该做什么

2018-12-27 22:12:30  作者:邱韵

  瑞士洛桑管理学院发布的《2018年IMD世界人才报告》显示,瑞士再次蝉联世界人才竞争力排行榜榜首,连续第5年被评为全球最具人才吸引力的国家,中国仅位列第43位。

  这并不是中国第一次被评得较落后的排位,自2014年开始,中国(大陆)的排名就一直在40至50名徘徊,而香港与台湾两地的人才竞争力排名均位于中国(大陆)前列,成为亚洲人才竞争力较强的地区。中国作为一个世界公认的人力资源强国,人才竞争力却一直得不到结构性提升与改善,对于这个涉及到国家可持续发展与国家整体竞争力的重大议题,我们不得不予以高度的重视。

  为什么说人才评估如此重要?在全球经济流动的情况下,高水平专业人才的流动可以为一个国家或地区带来更强劲的发展动力,换言之,从人才吸引力的情况,可以管中窥豹此地未来的发展趋势。目前国际公认的国家人才评估标准主要包括三方面内容:投资与发展、吸引力与准备度。其中,“投资与发展”衡量的是致力于培养本土人力资本的资源,“吸引力”评估的是一个国家吸引外国人才的程度,以及从本地人才库中留住高水平专业人才的程度,“准备”则是量化了该国现有技能和能力的质量。而将这三个评估标准与中国具体现状结合与考量,我们不难发现在某些环节中可能潜伏存在的问题。

  当前,全球正处于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时代,新产品、新需求、新业态给社会经济带来重大影响。以美国为首的国际科技强国都极为重视本国人才的培育与发展,以应对新时代变革的挑战。例如美国连续发布两版《国家创新战略》,将“提升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教育”作为战略核心;英国发布《我们的增长计划——科学和创新》战略,将培养科技人才放在国家投资最重要的地位。 而反观中国,与国外发达国家相比,我国财政性教育经费仍处于偏低水平,美德两国2015年公共教育支出占GDP比例达到4.9%,英法等国均高于5.5%,丹麦更是高达8.6%。而我国的比重只有4.2%,公共教育支出已经成为投资与发展中最落后的指标,成为我国发展人才最大的制约因素之一。加大教育事业投资与发展力度,提升本土人才储备水平,已经成为亟待解决的问题。

  我国的“人才吸引力”也处于弱势地位。近年来,生活成本的增高及服务指数的变化对我国的人才吸引力造成了一定影响。在这一方面,我国应积极向西方国家学习,打造优良的人才引进生态环境。积极建立从国家层面到地方政府的分级人才计划,以我国经济发展需求为指向,通过多种方式满足人才对包括“生活待遇”在内的人文环境和家庭情感需求;完善人才制度的可操作性,提高人才政策的温度与粘度,使人才的个人价值得到充分尊重;稳定人才的生活成本,为其打造宜居的生活环境,从而进一步提升我国对外籍人才的吸引力。

  中国经济正在转型升级的深水区,在实现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两个阶段”的战略安排、引领“一带一路”国家可持续发展等大政方针指引下,如何满足我国对各行各业、各层次人才的需求需要早日被提上公共议程,我们也期待通过国家的方向引领,政策改革、社会支持,早日助力中国实现世界人才强国建设这一宏伟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