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众说 > 杂谈 > 正文

你不认识的那些字,后来怎样了?

2018-11-09 09:53:37  作者:李雪萌

  近期,一则“小学语文教材拼音出错”的话题登上了微博热搜榜首。有网友发抖音,指责一年级语文教材汉语拼音出错,“chua”和“ne”拼不出对应的字,是“误人子弟”。

  有不认识的字不可怕,毕竟有字典可以请教。最可怕的,是这本字典告诉你这个字念啥,下一本字典,它翻脸了!比如铁“骑”,原来它说是“jì”,现在它又说是“qí”,找谁说理去?所以不要自认为别人读了错字,其实很可能读错的是你。那样可就“监介”了!

  抖音爱拼音,网友“涨姿势”

  日前,有网友在抖音上发布一则视频,称部编版小学语文教材一年级上册的汉语拼音“误人子弟”,因为教材中列出的“chua”和“ne”两个读音没有相应的汉字。并喊话部编本语文教材总主编温儒敏。随即环球时报、人民日报等大V也加入讨论,该话题迅速登上微博热搜榜,“温主编”“温主编要火”等也成为热点。

  被喊话的温主编很快出来回应了:

  1.这两课是学音节,会拼就行,不必一一对应字词。学生此时认字还少,也不能要求一一对应。

  2.但是chua和ne还是有对应的字词的。chua的对应有“欻”(歘),拟声词,形容动作迅捷。如“欻的一下就把那张纸撕了”,“那辆车在他身边欻就过去了”。ne则对应“哪吒”的“哪”。这些顺手就可以从网上查到。

  3.有些方言地区的口语没有chua这个音,读起来会有些拗口,可能因此误认为没有对应的字词,断定是教科书错了。

  4.教材的音节教学采用的是“穷尽式”,拼出的读音比较全,也比较多,修订时可以考虑精简一些,更适合学生学习。

  5.教材是公共知识产品,大家都可以批评指正。但最好不要炒作,甚至进行无端的人身攻击。

  这个回应可以说既“温”又“儒”又“敏”,立即圈粉无数:“只能说,这回应遣词造句再准确不过了!有理有据,有理有节,涨姿势!”

  “涨了姿势”的网友纷纷表态:

  质疑前不会用手机键盘试试,这俩字很容易就打出来好嘛?

  “歘chua”知道的人少我可以理解,但是说“呢ne”拼不出字的肯定是文盲。

  智商不行还非得拍抖音让人都知道。果然网红做久了容易膨胀!

  术业有专攻,抖音还是别说拼音的事了。这打脸速度也是欻欻的!

  更有陕西和东北的网友表示,从小就把“歘chua”这个音挂在嘴边。曾经有过娱乐记者从业经历的小编还记得,2013年快乐男声,有个西安男生王晶就唱了一首《我能歘》,一度收获不少粉丝,李宇春当时评价说这首歌“简单直接不矫情”:

  “听说有个女娃要到我的屋里去玩,我说屋里乱得很,你去了可不要笑话。

  女娃说男人么,屋里乱些那也没啥。

  我就骑着车子带着女娃来到我家,女娃一看我的床上还撇把吉他,女娃说看不出来,你还是个搞艺术的娃

  ……”

  俨然披头士《挪威的森林》的感觉有木有?

  读错的人多了,也就不是错了

  那位最初质疑的抖友,看到温主编的回应后,很快又拍了一条视频作为道歉。说起来事情也就这样过去了。但广大有好学精神的网友,却没有放过这样一个钻研学问的机会。

  在群嘲中,网友封人院SVIP说:质疑的先翻翻新华字典吧,字典还是很便宜的。

  的确,在任何争议与质疑中,字典是最后的权威与大杀器。不管对方声音多大,你只要一句“字典上这样说的”,保管对手瞬间熄火。但是,谁想到字典是会变的,说好了信任你到老,但你却悄悄变了心!

  很多字,错着错着,就对了!所以现在读错读音也不要紧,因为读错的人多了,也就不再是错。而原来读对的人,你就委屈委屈,认错了吧!

  为什么会有这种公然“劣币驱逐良币”的事情出现?因为在字典之上,还有一个神秘的组织——该组织规格奇高、大牛云集,几十年才现身一次,一旦现身,就会搅得上至广播电视、下至大中小学课堂要为之忙活几十年。它的名字叫做普通话审音委员会。

  新中国成立至今,该组织只出现过3次,分别在1963年、1985年和2016年,先后三次公布了《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而所有的字典和词典,都要根据这个表来重新审定。

  这个大牛委员会,连你的姓都敢改。“叶公好龙”,“叶公”以前姓的是“shè”。但好多人不知道啊,你就别“shè”了,改成大家都认识的“yè”吧;“污王”费玉清,这里的“费”其实应该读“bì”,咱们山东还有个费县,但是大家全都读“fèi”,那就“fèi”吧——费玉清:反正我也无所谓,我本来姓张。

  被强行统一的还有“拾级而上”的“拾”,恐怕只有真学霸才知道,在这里“拾”应该读“shè”。然而,现在统一都读作“shí”了。

  成语是“箪食壶浆”,这里的“食”是动词,“给人吃”的意思,以前都读作“sì”。然而群众们理解不来这么高深的含义,还是读作食物的“shí”,于是审音委员会大笔一挥,给它改成了“shí”。这下大家都开心了吧?

  如果你自认为曾经认真学习,知道秦始皇建了阿房宫,而你的学渣同桌却读作“ā fáng”宫。在你想取笑同桌的时候,人家拿出字典来:喏,看吧,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什么“ē páng”。就问你服不服?

  类似的修订还有“说客”的“说”,很多人可能会读“shuì”,但现在其实读“shuō”;“粳米”的“粳”大部分人会读“jīng”,但现在要读“gěng”,荨(qián)麻疹改为荨(xún)麻疹;“呆板”本来读ái bǎn,更改为dāi bǎn;铁骑的“骑”,作动词时本来读jì,现在一律都读qí,所以从此后必须是“一qí红尘妃子笑”。

  后悔当年语文学太好了吧?

  语言是规范还是工具?

  由于最新版的“审音表”对读音的改动较多,很多网友发帖称“怕自己上了个假学”。那么审音委员会为什么要做这种对错误的妥协?一种观点认为,语言是社会交流的工具,原则是“约定俗成”,随着社会的发展,语言的发音也会出现变化,要作出适应与调整。而字典是记录语言而不是规范语言,因此“进行普通话审音也是为了适应大众的需要”,方便人与人之间的交流。

  但是也有人认为,按所谓的约定俗成改动,我们学习汉字正音还有什么意义呢?认真学习、尊重规范、读音正确的人,反而受到惩罚,这不是一个好的价值取向。说字典是记录语言的,但也不能只记录读错的人的读音。

  作为一枚中文系的学生,小编也觉得这种改动有点不妥,毕竟之前辛辛苦苦学的那些东西都被宣布作废了,而且欺负古人不会说话了真的好吗:比如《山行》中“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生处有人家”一句中的“斜”原本读作“xiá”,现在只有一个“xié”,大部分人或许不用再多记住一个读音了,可是这句诗它变得不押韵了……

  读音标准的随意还有一个更令人跌眼镜的例子。贺知章《回乡偶书》,上世纪就编入教材,是人人皆知的名篇。由于太有名,这首诗不仅被入编小学教材,还被选入了初中教材。但在二年级教材中,“乡音未改鬓毛衰”中的“衰”,读“shuāi”(教材中如此注音);到了七年级教材中,则注释为:“[鬓毛衰(cuī)]耳边的头发疏落。”那么请问这个字到底读什么?

  其实这两个音,在语言研究者那里也是有争议的,但既然入选教材,就不能有完全不同的两个读音和释义,否则让孩子们怎么看?

  话说回来,进行语言改革的也不只有我们。能想象“尴尬”如今成了“监介”吗?台湾“国语辞典修订本”就做了这个大胆的改动。要知道台湾历来以保护传统文化为很多人所景仰,如此大刀阔斧对读音下手,还真有点“监介”啊!

  但是专家又出来解释了,在上古读音中,“尴尬”还真读“监介”,是近代才借用吴语的读音成了“gān gà”。

  所以归根到底,还是你语文学得不够好。千穿万穿、学习不穿,字典常改常新也好,时刻提醒你认真学习不放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