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众说 > 文体 > 正文

别让程序漏洞伤害文学奖公信力

2018-09-27 11:04:22  作者:何勇

  主任给副主任评奖,随意增加获奖名额,评奖结果不公示……针对近日公布的第九届四川文学奖评奖结果,攀枝花诗人曾蒙发表文章《四川文学奖曝黑幕,主任给副主任评奖》,认为“评比过程存在漏洞,监督机制形同虚设,评选过程缺乏公正性”。三年一届的四川文学奖由四川省作家协会主办,被称为“四川文学的最高荣誉”,本届四川文学奖共7个奖项16件作品获奖。(9月25日《中国青年报》)

  2014年,四川省作家协会主席阿来针对自己的作品在《瞻对》鲁迅文学奖报告文学奖评选中零票落选的结果,发表了一篇长达3000多字的声明。在声明中,阿来说,“我坚信,这不仅仅是关乎我个人的短暂的终将消失的荣誉,更是关乎社会的正义,更关乎要抗议一些人假文学之名以非文学的手段伤害文学的尊严。”仅仅过去四年时间,再次获得鲁迅文学奖的阿来领导下的四川省作协主办的“四川文学奖”,就遭到其他参评作家指控存在黑幕,评选过程不公,这无疑是莫大的讽刺。

  其实,近年来,国内各个级别的文学奖的公平性、公正性频频遭到质疑,严重伤害了文学奖应有的公信力,伤害了文学尊严,让本来就显颓势的传统文学更显糟糕。文学奖频频招致大众质疑,争论的核心问题就是文学奖评选程序有瑕疵,评选过程不公,缺乏程序正义,就很难保障评选结果的公平、公正,自然难以让人心服口服。

  程序正义是实质正义的前提和基础。这决定了文学奖的公信,既包括文学奖评奖过程的透明、公开和公正,也包括最终获奖作品的质量要经得起读者、同行和历史的检验、考验,获奖作品要名副其实,而前者则是保障后者的必要条件。四川文学奖评选过程存在漏洞,回避机制不科学,出现主任给副主任评奖现象,没有公示环节,这样的文学奖评选显然很难让落选的作家心服口服,引起争议,招致参评作家的质疑也就毫不意外。可以说,评选程序漏洞已经严重伤害到了文学奖的公信力。

  只有文学奖评选过程在暴晒在阳光之下,各个环节接受同行和大众的监督,才能让文学奖的评委们投下的每一票都得对文学负责,才能让真正优秀的文学作品获奖,才能真正提升文学奖的公信力和社会影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