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众说 > 社会 > 正文

“杀鱼弟”为什么无法摆脱定型化人生?

2018-08-09 09:38:52  作者:杨朝清
  近日,17岁的网红“杀鱼弟”孟凡森喝下百草枯,其健康状况牵动人心,经历也令人唏嘘不已。

  “杀鱼弟”的走红,在于鲜明的角色反差;当许多城市儿童还在享受万千宠溺的时候,作为随迁子女的他却过早地体验了生活的不容易。娴熟的杀鱼技巧、犀利的眼神,再加上有故事加持,让“杀鱼弟”在不经意之间成为网红。然而,“网红改变命运”却并没有在“杀鱼弟”身上上演,他依旧干着和几年前一样的事情。

  “网红”尽管没有带来命运的改变,却给“杀鱼弟”一家人的生活带来了变化。由于具备鲜明的符号效应,“杀鱼弟水产”比一般商家的生意好了不少。父母有6个子女,作为家中的长子,“杀鱼弟”过早地承担了生活的重担;父母忙于生意也没有意愿、没有能力给与孩子们精神和文化上的“营养输送”,导致“杀鱼弟”既承受着生活的重压,也承受着精神世界的贫瘠与苍白。

  著名社会学家应星认为,“气是一个具有较大弹性的范畴,它是中国人在人情社会中摆脱生活困境、追求社会尊严和现实道德人格的社会行动的根本动力,融会了本能与理性、道义与利益的激情。”当一个人觉得自己的权利、利益和尊严受到侵犯,难免会产生情绪问题;由于进货问题和父母发生了争执,觉得受了委屈、心中有“气”的“杀鱼弟”用服毒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不满与愤怒。

  “杀鱼弟”的命运,是极端个例,但或许也隐伏着一个群体或者社会阶层生存生态的缩影。父母忙于打工或者做生意,缺乏教育和引导的能力,让随迁子女即使在父母身边生活,也是某种意义上的“野草莓”;社交圈子狭小封闭,让他们成为一座孤岛。少数家长迷恋“暴力育人”,不可避免会给孩子们留下心理阴影。一些家长自身对“读书有用论”缺乏价值认同,自然也就缺乏足够的动力去激励和鞭策孩子通过读书来实现向上的社会流动。“与其读书,不如干活挣钱”,跟不上学校节奏的“杀鱼弟”过早地辍学,过早地“认命”。

  “杀鱼弟”今日的境遇提醒社会,如何避免让这些孩子进入出路单一化、人生定型化的宿命,需要做的还有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