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众说 > 社会 > 正文

治理“老赖”仍需不断完善“后续工作”

2018-08-08 23:02:59  作者:江苏张鹏
  法官,我在外地谈很重要的生意,现在飞机和高铁都不能坐。我马上委托人来法院还款,请求法院解除对我的这些限制。”8月2日,吉首法院的执行法官接到了这个电话,电话那头的老赖张某十分焦急。(8月8日《三湘都市报》)

  因为不能乘坐高铁飞机去外地见客户、谈生意,老赖着急了,主动打电话去法院说明情况,并委托他人到法院还款。欠钱不还的时候,老赖们并不在乎外界怎么议论他们,不在乎自己是否位列失信惩戒名单之中,那又是什么触动了老赖们着急“主动”还款了呢?

  表面上,张某是为了着急去外地和客户谈生意,但深究根本真正使他们态度发生转变的则是还钱后巨大的利润驱动。笔者相信,如果这笔即将到来的生意的利润如果不超过张某的欠款,或者不能够带动张某企业的发展,想要光凭失信惩戒机制为工人讨回欠款,难!

  当然,对于社会老赖的惩戒,国家法律正在不断地完善中,还不能对欠款的老赖们做到“一击必中”的要害打击,但是联合铁路、民航等交通部门出台的限乘举措已经凸显成效。

  除去着急还款的老赖张某,新闻中还有一个容易被忽略的人物引起了笔者的注意,那就是张某远在外地“生意伙伴”。既然张某已经被列为失信人,且相关失信网站上也能够清楚的查到,那么为什么还会有人愿意成为张某的生意伙伴呢?难道在诚信问题上已经存在“污点”的张某在他人眼中还有诚信可言?难道这个生意伙伴就不担心自己成为张某未来失信纪录上“下一笔”?

  由此,我们不难想到或许在于失信人的名单是公布了,相关的政策惩戒措施也到位了,但是更多民众并没有对失信人有充分的了解,相关部门还没有将失信者名单与其工作细节想成联系,以至于在限制失信者活动,特别是失信者的商业经营活动方面流出了“真空地带”。换句话说,也为未来与他人的生产建设活动中埋下了“潜在风险”。

  其实,在笔者看来无论是出行上的限制,还是未来可能在生产经营活动中的限制,一切手段的目的只是希望能够打造一个充满诚信的社会,毕竟对他人诚信也就是对自己的诚信。

  对于老赖在出行中遇到的困难,他们也应该明白这些都是由自己的失信行为所造成的,他们没有理由去责怪别人。一旦老赖还上了欠款,我们相关部门能够及时的撤销其在失信者名单中的位置,但是还是无法消除老赖曾就有过的不守信经历。同时,对于已经还款除名的老赖们也不等于就可以毫无顾忌、继续任性,如果在将来还发生欠钱不还的情况,有关部门是不是也可以考虑一下从重处罚的相关措施,借此也可以对老赖形成更加强烈的心理威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