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众说 > 杂谈 > 正文

“校长致辞很高危”是调侃还是警示?

2018-06-29 09:42:09  作者:木须虫
  “自从北大校庆校长致辞以来,我发现校长致辞也是一项很高危的举动,所以讲话稿还是我自己来写,一来可以表达我的真情实感,二来我自己写的字我基本都认识。”黑龙江佳木斯大学校长的致辞火了。6月22日,在2018届毕业生的毕业典礼上,佳木斯大学校长孟上九可谓金句频出。(6月25日观察者网)

  自从有了网络,毕业季校长讲话影响力就超出了大学的礼堂。“河南女校长毕业致辞:人生不易 别轻易给外卖哥差评”、“西南交大校长毕业致辞:让未来的你不可替代”“西南民族大学校长把毕业致辞说成吐槽大会:学校男女比例3比7却有不少大学生单身4年”,还有前不久的“北大校长致辞念错字”等等,毕业季的校长讲话在这个社交媒体时代,总能激发极大的讨论。当然,有点赞支持,也有批评挑刺。在高关注度下,细小的纰漏可能会被无限放大,“校长致辞是一项高危举动”的调侃,不无道理。

  其实,社会关注校长们致辞,更多的是出于对大学乃至教育的期望,而并非只是对校长个人水平能力的品评。比如,今年北大校长在致辞中念错字,实事求是讲只是细小的瑕疵,搁平常人身上可以忽略不计,网友揪着不放,不外乎是以下三种原因:一是失之严谨,不是校长应有的品质;二是名校校长不擅文字、短于人文,不免是教育的遗憾;三是这不免有秘书代劳,照本宣科的可能。严谨、重视人文、重视学生……无一不承载着社会对以校长为代表的大学教育者的期待。

  校长们的致辞是社会管窥高校的一扇窗口,什么样的致辞才不高危?相比文采,真话、实话、内行话,恐怕才是更有感染力的。“校长致辞很高危”是一种调侃,更是一种警示。警示校长们去做教育专家,而非教育官员,去做大学里学生们的“家长”、教育的“管家”,去做教育领域内教育精神与人才培养的探索者、实践者。把好角色定位,成为真正的行家里手,在诸如毕业典礼等特定的场合讲点真话、实话和内行话,发出真实而质朴的声音,才是社会真正期待的校长致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