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众说 > 民生 > 正文

缓解儿科“看病难”不能靠涨价

2018-05-09 08:22:17  作者:晏扬

  广州市有关部门联合发出通知,从5月1日开始,6岁以下儿童在广州市公立医院看病,包括门诊挂号、静脉注射等在内的408个医疗项目都会加价,价格上调幅度普遍为30%。广州市卫生计生委相关负责人表示,这次价格调整主要是出于体现医务人员技术劳动价值、留住儿科医务人才的考虑。(5月6日中国新闻网)

  近年来,儿科“看病难”问题呈愈演愈烈之势,引发社会广泛关注。这一现象背后的因果链条大致是这样的:儿科“看病难”是因为出现儿科“医生荒”;出现“儿医荒”是因为大量儿科医师流失;大量儿医流失是因为收入低、工作重、晋升难;收入低是因为儿科不赚钱甚至亏本;儿科不赚钱是因为儿童患者用药少、检查少、利润低……

  顺着这个因果链条,缓解儿科“看病难”以及“儿医荒”,根本之策似乎就是涨价了。实际上,在广州之前,已有个别地方上调了儿科医疗项目价格。这看上去符合市场经济的一般原则:当某种产品或服务供不应求时,便有了涨价的底气和冲动。可是医疗服务毕竟具有明显的公益属性,就跟教育一样。有些老少边穷的地方缺教师,人们呼吁提高教师待遇以吸引人才、留住人才,这个逻辑当然没有问题,但是可曾听说哪个地方要通过增加中小学生学费来提高教师待遇、缓解“教师荒”?

  应该看到,涨价并不能缓解儿科“看病难”。市场化产品和服务可以通过价格杠杆调节需求,提高价格可以抑制需求。但是看病不一样,尤其是孩子看病,完全是一种刚性需求,价格再高也得看。涨价并不会让儿童看病的需求减少,在医疗服务供给没有太大改变的情况下,儿科“看病难”将会依然如故,只是患者家庭多花钱罢了。

  缓解“看病难”和“看病贵”,是目前医疗改革的大方向,或者说是两个并行不悖的改革目标,不可偏废。不管怎样在医价和药价之间作出调整,都不应该以增加患者负担为代价。如果“看病难”问题尚未缓解,“看病贵”问题反倒加重,就医成本增加而就医体验没有改善,恐怕会让更多人感到不满。

  缓解儿科“医生荒”以及“看病难”,提高儿科医生(还有护士)的待遇,可以通过调整绩效考核以及各科室“利益再分配”来实现。医院是一个整体,不能要求每个科室都特别赚钱,那些不是很赚钱的科室恰恰体现了医疗应有的公益属性。医院在绩效考核和利益分配上,可以采取“损有余而补不足”,使各个科室医务人员的待遇保持相对均衡,这样儿科医生的待遇就能大为改观,不再低人一等。而在职称晋升方面,制定适合儿科特点的晋升通道,同样是留住人才的好办法。对有关政府部门来说,则需要加大财政投入,合理规划儿科设置和医生培养,在医科院校扩大儿科专业招生规模,甚至可以考虑像师范生那样实施免费培养或定向委托培养……缓解儿科“医生荒”以及“看病难”需要打出“组合拳”,但是这套拳法里不应该包括涨价这个套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