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众说 > 理论 > 正文

对“奇葩证明”开刀剑指政府权力“自留地”

2018-01-10 09:35:17  作者:给理想一点时间

  “从基层取得突破后,成都将清理各类证明的触角延伸到行政机关。”1月8日,成都市委编办(市审改办)有关负责人表示,继去年5月村(社区)证明仅保留15项后,成都市行政机关证明事项将从8043项减少至12项,相关证明事项保留清单即将公布执行。(成都日报,1月9日)

  “奇葩证明”之所以奇葩,在于证明往往既无必要也无实质意义。类似出国旅游紧急联系人“证明你妈是你妈”、开饭店办执照开“不扰民证明”、房屋买卖开“单身证明”、转户口开“未婚证明”等“奇葩证明”,何以屡禁不止,表面上看是政府部门设置障碍,规避自身责任的产物,实则是政府部门庸政懒政的结果,源头在于不正确的权力观在作祟。此次,成都拿“奇葩证明”开刀,意在斩断政府权力“自留地”。

  在传统熟人社会、人情社会、关系社会,“政府有人好办事”被奉为圭臬,于是“托关系”、“找门路”、“走后门”变得趋之若鹜,而各类证明成了单位内部任意把握的灰色地带,可以轻易实现权力兑现。开具证明的单位,不愿意将权力拱手送出,而要求提供证明的单位则多了权力寻租机会,多了自由把握空间,何乐而不为?

  政府一句话,百姓跑断腿。事实上,这些或大或小的证明,都是权力的象征,每一次办证都宣示了权力的存在,在权力部门化、部门利益化、利益行政化的现实语境下,想让部门简政放权无异于割肉。然而,“人在证途”的现实窘境折射的是权力观错位,或多或少增加了社会运行成本,影响的是政府形象,破坏的是政府公信力,动摇的是党的执政根基。

  根治“奇葩证明”现象,一方面要克服路径依赖,勇于担当,以“削手中的权、去部门的利、割自己的肉”的强大气魄推进“放管服”改革,舍小利成大义,以牺牲“小我”成就“大我”;另一方面,打破行政部门“信息壁垒”,建立信息共享机制,简化政府部门工作程序,让信息多跑路,让群众少跑腿。

  有舍方有得。中华民族积淀的千年智慧启示我们,为群众大开方便之门,以区区部门之小利换取方便广大群众的大利,是当下最正确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