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众说 > 社会 > 正文

手术中途加项无异于“持刀抢劫”

2018-01-05 20:04:21  作者:袁文良

  2017年12月10日,文山市民王先生向媒体反映,他此前前往文山东方医院进行男科手术咨询,医生称需检查费80多元,抽血化验费180元,手术费2000元左右。但在随后的手术过程中,医生做到一半时中断了治疗,称手术需要进行修复,费用总共在两万元左右。在王先生向医院微信转账4000元后,护士拿出一份协议让王先生签字并按手印,并称这是医院的规定,之后手术继续进行。而在手术结束后,几位医生护士要求他先写下欠条才能出门,并需先付款后治疗。随后王先生在护士的陪同下缴纳了剩余的14480元手术费。后在有关部门的介入调查协调下,医院退还了王先生一万元医疗费用,医院也受到了相应处罚,并进行了停业整顿。(龙城茶座2018年1月4日)

  近年来,“手术中途加项目”似乎成为一些医院“创收”的“潜在手段”,因而报道中的这位王先生绝不是第一位被“加项”的患者,恐怕谁不敢保证其是最后一位。两年前,《重庆晚报》曾刊登报道,说是重庆一名患者在沙坪坝区爱德华医院预约了998元的包皮环切手术,医生一刀切下去后,就“建议”其做其他手术,并称“不做这两项手术,伤口就不能缝合。”慌了神的患者只得“自愿同意”,结果付出了13000多元的代价。《东南快报》也曾刊登报道,说湖南的吴先生夫妇曾到长沙送子鸟医院治疗不孕不育症,医生检查完提议立即手术,夫妻俩虽有点措手不及,但还是交了3000多元的手术费。然而在吴先生被推进手术室后不到半个小时,医生突然要求再交16000元的“加项”费用,并称“不交钱,手术无法继续”……

  纵观这些“手术中途加项”的案例,其共同特点是:患者先是受院方的“优惠”宣传而“慕名而来”,并在咨询后觉得手术费不是很高还可以接受,而当患者进了手术室,或躺在了手术台上,甚至恐怕是割开了口子,这时医生停下手术刀,向患者或患者家属提出“加项”的要求。而此时此刻,已经是“人命关天”了,患者和家属谁敢说一个“不”字?然而,加的不仅仅是“项”,而且还有大把大把的钞票……当然,最后的走向大多都是媒体介入,政府职能部门调查,医院向患者退还“加项”的部分或全部费用。

  当然,我们也承认,有些手术的过程是复杂多变的,有时还真的需要“加项”,否则就会影响手术效果甚至危及患者生命,而这与“临时起意”的加项有着天壤之别。那些没有做出事先预判、更没有对患者进行告知、手术中“临时起意”的“加项”,无异于“持刀抢劫”,医生手中原本是“救命”的手术刀此时却变成了丧失良心的“屠宰刀”。对手术床上的患者来说,因为“自己的小命攥在医生手里”,往往也只能是“不计报酬”的任由医生“宰割”了。

  所以,要杜绝个别医疗机构手术中“临时起意”乱加项的行为,政府的职能部门就要加强对各类医疗机构的检查,严格其内部管控,强化其职业道德,规范其行业行为,确保医疗包括手术流程更加科学和合理,特别是要强调医疗机构在医院在给患者做手术之前,必须对患者进行详尽的检查、制订科学的治疗方案,减少手术中的随意性,从根本上遏制冲动的“逐利”行为和带有“持刀抢劫”性质的“手术中途加项”行为。对已经出现的“手术中途加项”行为,相关的职能部门要进行认真调查,在给患者一个公平交代的同时,对涉事医疗机构和具体的责任人给予从严处理,使其付出应有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