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众说 > 理论 > 正文

“春节不敢回家”别只埋怨人情消费

2018-01-02 09:12:51  作者:网友

  华中师范大学中国农村研究院对全国31个省份273个村庄3829家农户家庭进行调查和研究发现,农村人情消费支出近年来剧增。春节期间,平均每户的人情支出超过5000元。有外出农民工叫苦:春节不敢回家,人情往来太重。(12月28日中国新闻网)

  报道展示了一幅“农村人情消费地图”,我们也确实能够感受到人情消费的“怪圈思维”。笔者就生活在农村,切身体会着农村人情消费的攀升。人情消费具有社会互助、情感沟通等功能,但现阶段,一些人情消费逐渐变异为攀比、炫富。

  一旦步入攀比、炫富怪圈,危害很大。但是,要说“春节不敢回家”都是人情消费惹的祸也有失公允。人情消费是“相互”的,比如春节回家需要给孩子们压岁钱,表面上看是沉重负担,而实际上你给了朋友孩子100元压岁钱,朋友也会给你孩子100元压岁钱。朋友给你孩子200元压岁钱,你也不会只给朋友孩子100元压岁钱。对于家庭而言,“从这个口袋掏出去”,“从另外口袋装进来”,谁都没有吃亏,谁也没有赚便宜。

  放到农村的其他人情消费上来说,性质也类似。要说有什么不妥,大概就是“标准高了”。而这种标准的抬高,恐怕和某些外来务工人员的面子心理不无关系。

  去年春节,媒体曾报道了一位“已经5年没有回家”的农民工,他说“没脸回家”、“混得不好”。还有一位农民工,回家的时候租了一辆宝马,说是自己公司的车子,其实他只是普通工人。面子心理,才是很多农民工“春节不敢回家”的主要问题。

  “春节不敢回家”,别只埋怨人情消费。自己过自己的日子,混得好不好,那都是自己的事情,何必在意别人的眼光?农村人情消费也是“坚持自愿原则”的,你可以给100元的礼金,也可以给200元的礼金。何必非得用“厚重的礼金”、“出手的大方”来展示自己“混得不错”?(郝雪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