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众说 > 杂谈 > 正文

梦回千年寻秦记

2017-12-20 11:29:23  作者:喃翁集

  一路向北,坐上西成高铁。一条新路,仿佛穿越千年。风吹吹不走历史的尘埃,雨打打不掉岁月的情结,时间匆匆光阴恍若隔世,白驹回隙浮现过往烟云。我踏上列车,时光仿佛在这一刻倒流。

  车轮滚滚向前,红尘飘飘如烟。车窗风云突变,阅滥觞呈眼前。

  葱翠花繁春日院,三人驻足李树前。其父观花叹,“春国送暖百花开,迎春绽金它先来”。继而其母道,“火烧叶林红霞落”,回头观而望其子。其子道“李花怒放一树白”。其父灵机一动,取妙句头尾二字为其子命名“李白”。

  “旅客们请注意,江油站就要到了”......列车停泊之间,李诗绕于耳边。李白廿四出江油,峨眉山月半轮秋。影入平羌江水流,仗剑出蜀辞亲游。西游观猎《大猎赋》,胜汉崇道玄宗慕。公非世人太白星,诗狂称其谪仙人。行路难兮归去来,不得志兮别长安。引足脱靴高力士,自称臣是酒中仙。今吾有幸至江油,寻李滥觞涪江流。太白碑林今尚在,似诉当年太白愁。

  狂放不绝于耳,不羁余音绕梁。忽魂悸以魄动,恍惊起而长嗟。别江油而去兮,车窗风云再变。

  “旅客们请注意,广元站就要到了”......列车如场,窗轩如幕,三国遗迹百四处。姜维城,姜维墓,继亮遗志复汉路。钟会垒,邓艾墓,乱世豪杰争雄处。牛头山,葭萌关,张马短兵战日三。木门谷,石巍峨,孔明设计杀张郃。今吾乘车跨战场,重走当年英雄路。车内无声心不平,似闻当年狼烟怒。

  列车出广元,时光回到三国前。车辚马萧赴战场,木牛流马运粮忙。兵粮行于川陕间,一鞭直渡洛阳边。今吾思寻三国梦,一语惊醒梦中人。

  “旅客们请注意,汉中站就要到了”......汉中月如钩,将军独身上西楼。将军何许人?天水麒麟姜伯约。丞相虽已驾鹤去,毋忘天恩誓讨贼。敛兵聚谷不得胜,怀亮城头空流泪。身至先帝称王处,澎湃心情难复平。

  难掩心中豪情,岁月匆匆流回。车窗风云三变,秦月汉关浮现。

  昔日沛公,领兵得胜入咸阳。运筹帷幄有张良,苦劝沛公退灞上。沛公依计行,得过生死劫,分封汉中王。沛公据汉中,心中苦言道不出。招贤复纳士,天下英雄相继投。左萧何,右张良,设坛封拜韩信将。修栈道,度陈仓,联兵诸侯向咸阳。吾之至汉中,回望沛公渡楚河。壮士当唱大风歌,四面楚歌能几何?

  拜别沛公去,又访霸王来。如梦如幻寻秦,车窗风云四变。

  列车虽未停,但见阿房出。五步一楼,十步一阁。何其恢弘,雄伟之至。长桥卧波,未云何龙?复道行空,不霁何虹。秦之奢靡,国人甚怒。霸王一炬,可怜焦土。吾之至此,引人哀之,哀而复鉴,毋忘史年。

  “旅客们请注意,西安北站就要到了”......哀思之余,未觉秦至。时隔千年,长乐未央毅在前。今临长安意未尽,人风民骨始于秦。汉唐之风非吾的,寻秦当至始皇陵。

  秦始皇,性刚戾,起诸侯,并天下,得欲从,古今王,莫及己。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万世传颂,世而袭之。千古霸业,始皇一人之功。瘗兵埋马,亘古未见之奇。吾之至西安,纵览古今之大观。吾之至骊山,始皇霸气未阑珊。

  褒斜文川鸟难飞,子午金牛几人回?而今吾假西成铁,崇山峻岭有何畏?今余重走寻秦路,窗轩风云数突变。秦关汉月如画卷,江山更迭眼前现。欲问寻秦哪边去,老夫遥指西成线。(廖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