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众说 > 社会 > 正文

杨耕身:重建社会方能造就“中国梦”

2010-09-17 10:25:00  作者:网友

来源:复兴时评 

  数十年突围也许并没有使我们真正完成对于常识的归顺。不过至少,人们的目光早已不再为一切高蹈虚华的宏大叙事而空洞,他们开始试图从自身的感受、命运与际遇,来重构对于时代的解读。也正在此时我们由然发现,理想总是很丰满,现实总是很骨感。有一种迷离、阻隔与断裂,正泛滥成为一片心灵的荒野。

  农家子弟还能“鲤鱼跃龙门”吗?寒门子弟还能通过个人奋斗改变命运吗?昨日《人民日报》用一种痛疾的语气追问首,穷会成为穷的原因,那么富会成为富的原因吗?对此,专家表示,“普通人家子弟,因为父母无金钱和权力,难以进入社会上升通道;有着强大社会资源的富有家庭的孩子,可轻松获得体面工作及更广阔发展空间。”“穷二代”、“富二代”、“垄二代”、“官二代”……这些说法刺激着人们的神经,也是不少人身边的现实。专家指出,“二代”现象折射出当前阶层固化的倾向,社会底层人群向上流动面临困难。

  贫富世袭,资源垄断,阶层板结化,代际传递……这是人们在描述今天这个艰于阶层流动的现实时经常会用到的词语。它们共同预示着:“努力就有回报”仅仅是一个善意的传说,大多数人的命运打他出生之时起就已先天注定,“身份决定收入”“出身决定阶层”在多数情况下应验不爽,它甚至使那句曾经饱含悲情美学、令无数寒门子弟为之泪奔的“我奋斗了18年才和你坐在一起喝咖啡”,都变得遥不可期。这已是一条巨大的鸿沟,它无声无息地吞噬掉那些“天天向上”的梦想之余,也明确地隔开了贫与富、上流社会与下流社会。

  《人民日报》直陈普通人家子弟难以进入社会上升通道的原因,便是“因为父母无金钱和权力”,它所指代的恰恰是这个社会居于垄断作用的两种力量:权力市场。而除此之外,我们难以感受到那种来自社会的力量。它不仅使得权钱总是能够得到权钱无微不至的关照与呵护,也使得弱势者总是只能只身面对一切,直至孤立无援。按照社会学者孙立平先生的说法,“一个健康的社会取决于权力、市场和社会三种力量的平衡。在市场和权力的力量很强而社会发育很低的情况下,则会形成权钱结合的治理模式。”滞后的社会发育,或许正是阶层固化的一种解读?

  “当今中国的众多社会矛盾,归根到底,是由于改革过程中权力、市场和社会三种力量有失衡之处,‘权力之恶’和‘资本之恶’未得到有效制约。”正像是一种无独有偶,或是心气相通,在《人民日报》关注阶层固化的同日,《中国青年报》也报道了清华大学社会发展研究课题组发布的《走向社会重建之路》报告。该课题组提出,中国面临一个新的历史性抉择:是通过社会重建,形成政府、市场、社会相互配合的治理结构,还是造就一种更强大的权力来包打天下?答案是前者。课题组认为重建社会的基本目标是:制约权力,驾驭资本,遏止社会失序。

  “重建社会”的呼声对于公民社会建设的迫切,同样饱含对于公民权利赋予的焦虑。我们注意到,在回答如何让向上流动的通道更加畅通的问题时,《人民日报》提出打破城乡分割的壁垒、全面推进公共服务均等化、实现人力资源市场的公平与开放等。所有这一切,无不喻含着对于公民权利的期许,亦正是今天“重建社会”所不能回避的利益均衡机制,更是造就“中国梦”不可绕行之路径。所谓“中国梦”,即指即只要是中国公民,只要努力向上,不论其出身如何,每个人都有平等的机会和上升的空间,都可能凭借自身的才华和拼搏,改变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