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众说 > 时事 > 正文

以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最新成果引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2008-07-29 14:09:00  作者:刘颖

 以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最新成果引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文/杨改芳


    党的十七大报告指出:“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取得一切成绩和进步的根本原因,归结起来就是:开辟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形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开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形成,正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直接结果。从这个意义上讲,“我国改革开放之所以成功,在于我们既没丢老祖宗、又发展老祖宗,既坚持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又根据当代中国实践和时代发展不断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使马克思主义更好发挥对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的指导作用,赋予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勃勃生机”(胡锦涛同志在新进中央委员会的委员、候补委员学习贯彻党的十七大精神研讨班开班上的讲话)。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进程是马克思主义民族化,中国传统文化的现代化和中国实践经验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化的过程,也是与时俱进、不断创新的动态过程。

一、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科学内涵

    与时俱进是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品质。一部马克思主义发展史,就是一部与时俱进、不断创新的历史。马克思主义是时代的产物。马克思主义创始人强调:“我们只能在我们时代的条件下去认识,而且这些条件达到什么程度,我们才能认识到什么程度。”马克思主义的时代性,寓于其实践性之中。社会生活的本质是实践,作为社会生活现象和社会发展规律的高度理论抽象的马克思主义学说,当然在本质上也具有实践性———它既产生于一定的社会实践,又随着社会实践的发展而不断发展。离开实践这块沃土,马克思主义之花就会枯萎;脱离具体的实践抽象地谈论马克思主义,就会把马克思主义变成毫无价值的东西。
    依据不同的时代主题和时代需要,研究不同时代条件下社会主义的实践经验和特殊规律,形成了一脉相承的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体系,铸就了马克思主义的强大生命力。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就是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毛泽东同志最早提出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思想。1938年10月,毛泽东在中共六届六中全会的政治报告《论新阶段》中指出:“离开中国特点来谈马克思主义,只是抽象的空洞的马克思主义。因此,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使之在每一表现中带着必须有的中国的特性,即是说,按照中国的特点去应用它,成为全党亟待了解并亟待解决的问题。” 具体地说,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就是把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更进一步地和中国实践、中国历史、中国文化结合起来,使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实现民族化和具体化。
    第一,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就是运用马克思主义解决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实际问题。
    第二,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就是把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实践经验和历史经验上升为理论。
    第三,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就是把马克思主义植根于中国的优秀文化之中。
    概括地说,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就是用马克思主义来解决中国的问题,同时又使中国丰富的实践经验上升为理论,并且同中国的历史传统、中国的优秀文化相结合,以形成具有中国特性、中国作风和中国气派的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理论。

二、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历程中的两次飞跃

    鸦片战争以后,中国濒临亡国灭种的边缘。素有“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历史传统的先进中国人,前仆后继,寻寻觅觅,上下求索,终于找到了马克思主义这个能够使中国救亡图存、民族复兴的思想武器。中国共产党在80多年的奋斗历程中,实现了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际相结合的两次飞跃。

(一)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第一次飞跃

    中国共产党创立后,即投入领导大革命运动和北伐战争。这时的指导思想实际上是在将马克思主义理论与中国的现实国情相结合,对于武装斗争和统一战线两个问题都有初步认识,实现了国共两党的第一次合作,派出不少重要干部在国民革命军中任职。但是对于革命领导权的极端重要性缺乏了解,对于中国革命的基本规律和特点缺乏认识,对于共产国际和苏共中央的指导缺乏独立自主权,因而没有能够抵御异常强大的反革命势力对党的进攻。

     1927年8月以后,中国共产党人同时选择了两条道路:一条是仿俄国十月革命的道路,进行城市武装暴动,如南昌起义、广州起义等;另一条是仿中国的历史传统,在边远的农村进行武装暴动,这以毛泽东领导的湘赣秋收起义为代表,放弃进军长沙的原定计划,开辟出工农武装割据的井冈山道路。这两条道路都是对中国革命道路的最初探索。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从土地革命战争后期至抗日战争后期的10年,经过对中国革命正反两方面经验教训的不断总结,对中国社会的现状和历史、对中国革命的特点和规律有了更为深刻和完整的认识,基本上明确了什么是新民主主义革命和怎样进行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一系列根本问题。

    在抗日战争中,党一方面制定了正确的政治路线,高举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旗帜,坚持独立自主方针,成为抗战的中流砥柱,人民革命力量得到空前的发展壮大;另一方面,在思想路线上由于对过去党内盛行的把马克思主义教条化、把共产国际决议和苏联经验神圣化的错误倾向没有得到根本纠正,对党的许多重大历史问题,特别是以王明为代表的“左”倾教条主义的路线是非,在党的领导干部包括高层领导中并没有统一认识,致使在一部分重要地区又发生新的错误。在抗日战争进入新的发展阶段后,为了提高全党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水平,坚决贯彻中央的路线和方针政策,去夺取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党中央决定开展整风运动。这次整风运动,既是马克思主义思想教育运动,也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达到一个新境界的理论提升运动。党的扩大会议,六届七中全会通过的《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指出:二十四年来中国革命的实践证明了,并且还将继续证明。毛泽东所代表的我们党和全国广大人民的奋斗方向是完全正确的;党在奋斗的过程中形成了“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的思想体系———毛泽东思想体系”(此为《决议》原文),以这个思想体系更普遍更深入地掌握干部、党员和人民群众,必将给党和中国革命带来伟大的进步和不可战胜的力量。这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获得历史性大飞跃的10年。

    在党的七大(1945年4月至6月),全党形成共识,决定以毛泽东名字命名的“毛泽东思想”为党的指导思想。七大通过的新党章规定:“中国共产党,以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与中国革命的实践之统一的思想——毛泽东思想,作为自己一切工作的指针”。这样,我们党自创立以来第一次将自己经过千辛万苦而获得的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伟大理论成果,确立为党的指导思想,从而实现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第一次历史性飞跃。

(二)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第二次飞跃

    从新中国建立到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这一段时间,是为第二次历史性飞跃作准备的时期。这一时期的前半期,探索中国自己的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已有良好开端。如果探索成功,第二次历史性飞跃的起点就应该从那时算起。遗憾的是,接踵而至的历史发生大的曲折,出现了像“大跃进”和“文化大革命”那样全局性的严重失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第二次历史性飞跃在当时并没有能够变成历史现实。不过,从1956年党的八大开始探索中国自己的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无论取得的成功还是经历的挫折,都为第二次历史性飞跃作了重要准备。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党在领导进行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新的伟大革命时,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理念开始注入 “当代化”的元素。作为这场伟大革命总设计师的邓小平,指导思想一直很明确,他一方面反复强调:我们搞改革开放,把工作重心放在经济建设上,没有丢马克 思,没有丢列宁,没有丢毛泽东。老祖宗不能丢啊!另一方面不断指出:世界形势日新月异,特别是现代科学技术发展很快。现在的一年抵得上过去古老社会几十年、上百年甚至更长的时间。不以新的思想、观点去继承、发展马克思主义,不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邓小平的这种鲜明的世界眼光,开辟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新境界。在这个过程中,党自始至终注重以多种视角,从多个侧面,不断总结建设社会主义历史的和新鲜的、中国的和外国的、成功的和失败的经验教训,从而实现了马克思主义同中国实践和时代特征相结合的第二次历史性飞跃。

    第二次历史性飞跃的伟大成果在于,我们党探索出了一条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形成了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是逐渐明确和完善起来的。与此同时,邓小平理论也逐渐形成。1981年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通过总结建国30年来建设社会主义的历史经验,对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方针、政策作了初步概括,指出我们党已经逐步确立了一条适合我国情况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正确道路。1982年9月1日,中国共产党第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开幕,邓小平致开幕词。他强调,我们的现代化建设,必须从中国的实际出发。无论是革命还是建设,都要注意学习和借鉴外国经验。但是,照抄照搬别国经验、别国模式,从来不能得到成功。这方面我们有过不少教训。把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同我国的具体实际结合起来,走自己的道路,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这就是我们总结长期历史经验得出的基本结论。这是邓小平第一次提出和使用“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概念。

     党的十二大(1982年9月)到十三大(1987年10月),是邓小平理论初步形成的阶段。党的十二大报告系统概括了社会主义社会的基本特征,并从中国国情出发,确定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现代化”、“高度民主”、“高度文明”三位一体,经济、政治、思想文化三大建设一起抓的总路线和总任务。在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同时,改革开放在全国蓬勃发展起来,成为党和国家长期坚持的战略方针和基本国策。党的十二大以后,邓小平理论的基本框架逐步形成。

    1984年党的十二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第一次提出我国社会主义经济是公有制基础上的有计划的商品经济的观点,突破了把计划经济同商品经济对立起来的传统观念。

    1986年党的十二届六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指导方针的决议》,突出强调了社会主义精神文明是社会主义社会的重要特征,强调实行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两手抓的方针。

    1987年党的十三大系统阐述了邓小平理论的基本轮廓,明确提出我国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概括和全面阐述了党的“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的基本路线,确定了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六条具有长远意义的指导方针,并明确提出了中国现代化建设“三步走”的战略目标。

    “至此,我们党已经对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有了比较充分的论述,标志着邓小平理论的初步形成。”中共中央组织部组织局1998年编著出版的《入党教材》(修订本)对此作出权威表述。

    党的十四大(1992年10月)以“邓小平南方谈话”为基础,对“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形成条件、基本内容和伟大意义作了展开论述,使这个理论形成规范化体系,并且正式表述为“邓小平同志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十四大首次确立了这个理论在全党的指导地位,高度评价这个理论第一次比较系统地初步回答了中国 这样一个经济文化落后的国家如何建设、巩固和发展社会主义的一系列根本问题,是毛泽东思想的继承和发展,是当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

    以江泽民为核心的第三代中央领导集体,同前两代中央领导集体一样,具有与时俱进、不断创新理论的不平凡品格。江泽民指出:理论创新就是要使党的基本理论不断吸取新的实践经验、新的思想而向前发展。现在面对新世纪,必须继续坚持“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紧跟时代发展的潮流,不断研究新情况、解决新问题、形成新认识、开辟新境界。”
  当历史进入新世纪的时候,中国和世界 都发生了巨大变化。面对世纪之交的世情、国情和党情的变化,如何跟上时代的步伐,不断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推向前进,使社会主义中国在激烈的国际竞争中更加发展壮大,使我们党始终成为带领人民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领导核心,这是新一代中国共产党人必须承担的重大历史使命,也是必须经受的严峻考验。提出 “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就是要通过大力发展先进生产力、弘扬先进文化和加强党的建设,使我们党的执政具有更加强大的物质基础、精神基础和群众基础。“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是顺应时代前进、社会发展和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客观需要的产物。

    十六大以后,以胡锦涛为总书记的中央,一方面继续从理论和实践两方面推进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另一方面又根据我国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新的要求,提出树立科学发展观和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两大战略思想。这两大战略思想,在实践上将有助于我们国家在战略机遇与矛盾凸显的关键时期,以更加宽广的世界眼光,立足科学发展,促进社会和谐,开创社会主义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的新局面;在理论上进一步揭示了经济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丰富了马克思主义理论与中国实践相结合的内容,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新发展,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新收获。

三、以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最新成果引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最新成果是以理论创新为载体和表现形式的。理论是实践经验的总结,是事物的本质和内在联系的概括,尤其是上升到哲理上来的理论,是时代精神的精华。

(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首要的最新成果及其集中体现。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是紧密地围绕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主题展开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最新成果总的概括。胡锦涛在十七大报告中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运用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方法,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旗帜、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中国特色社会 主义理论体系的内涵、精神实质,以及“四个坚定不移”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关系,作了深刻的分析,科学的界定,特别是提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重中之重、新中之新,意义深远。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最根本的就是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是个科学理论体系,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最新科学成果的集中和精华所在。科学发展观成为这个科学理论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它是反映和符合人类历史发展规律,社会主义发展规律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是不断发展的开放的理论体系,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百科全书和宝贵的精神财富。它随着时代和实践的发展而前进,不断总结新的实践提出新观点、新理论,进入新境界。它吸取和容纳古今中外人类文明的科学成果和民主因素,排除违背科学的糟粕,使这个理论体系不断丰富和升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的经验总结与理论概括的升华,是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毛泽东社会主义理论的一脉相承,又有新的突破、新的发展,是新阶段新形态的科学社会主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是个指导思想、指导方针、指导原则、指导方法的理论体系。党的十七大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和科学发展观都写到工作报告和新党章之中,成为强大的思想武器,指导党和国家各项工作的发展,是具有重大的深远的指导意义的。

(二)改革开放本身就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具有鲜明时代特色的最新成果之一。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同改革开放是不可分割的。改革开放的实践孕育和催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有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才能实行和坚持改革开放。胡锦涛指出:改革开放是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抉择,是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现中华民族复兴的必由之路;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只有改革开放才能发展中国、发展社会主义、发展马克思主义。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开启了改革开放历史新时期。新时期最鲜明的特点是改革开放,新时期最显著的成就是快速发展,新时期最突出的标志是与时俱进。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取得一切成绩和进步,归根到底就是开辟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形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并在实践上发挥巨大功能,取得举世瞩目的辉煌成果。

    “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社会主义基本制度的建立,为当代中国一切发展进步奠定了根本政治前提和制度基础。”十七大报告中的这段话阐明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开辟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创立与中国革命胜利的继承和发展关系,任何否定中国革命和选择社会主义发展道路历史必然性的观点,都是错误的。我们必须把改革开放的伟大事业与社会主义基本制度紧紧地联系起来。政治前提和制度基础,这是最重要的两个方面,它既是我国改革开放的根本政治保证和制度保证,又规定了我国改革开放的性质和方向。正因为有了这个政治前提和制度基础,建国后我国的社会主义建设尽管出现过重大挫折,但也取得了伟大的成就,为后来的改革开放打下了物质基础。政治前提和制度基础不仅在过去和现在,今后仍将是我国改革开放的根本保证。这也就清楚地表明,一方面,改革开放是我国的第二次革命,不适应生产力发展的生产关系必然要发生变动;另一方面,我国 的改革开放,是社会主义的自我完善,它的性质仍然是社会主义的。任何对我国改革开放性质的曲解,都是错误的。我国改革开放,开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的道路,仍然要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社会主义的基本价值观,坚持我们党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坚持以人为本,有这样的政治保证,目前社会生活中存在的一 些问题,如贫富差距悬殊、生态环境恶化,以及老百姓关心的看病难、上学难、房价虚高等问题,终将得到解决。

(三)深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实现民族伟大复兴。

    改革开放,不可能一帆风顺,也不可能一蹴而就。尤其是进入新世纪新阶段后,我国发展呈现出一系列新特征,暴露出诸多问题和矛盾:比如长期形成的结构性矛盾和粗放型增长方式尚未根本改变,资源、环境压力加大;影响市场经济发展的体制机制障碍依然存在,改革攻坚面临诸多 深层次矛盾;收入分配差距拉大的趋势还未根本扭转;困难群众还有相当数量;政治体制改革还需要继续深化;人们思想活动的独立性、选择性、差异性明显增强,社会利益格局发生深刻变化,社会建设和管理面临诸多新课题;国际竞争日趋激烈,贸易摩擦时有发生,等等。

    与此同时,我们还应该清醒地意识到,虽然经济社会发展取得巨大进步,但人口多、基础差、经济落后、发展不平衡、现代化水平低等基本国情尚未根本改变。 2006年,我国人均GDP仍排在世界百位以后。如果说GDP反映的是国家经济实力和市场规模,那么人均GDP反映的就是国民的富裕程度和生活水平。在这个意义上,我国仍然是一个相对落后的穷国。正如温家宝总理2003年底在美国哈佛大学讲演时所说:“中国有13亿人口,不管多么小的问题,只要乘以13 亿,那就成为很大很大的问题;不管多么可观的财力、物力,只要除以13亿,那就成为很低很低的人均水平。”   

    看不到改革开放的主流,就会丧失信心,是错误的;看不到问题的严重性和紧迫性,就会丧失警惕性,是危险的。中国共产党人从来都敢于直面问题、不回避矛盾。胡锦涛总书记在十七大报告(2007年10月)中作出的“两个没有变”的判断就是明证,即“我国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没有变,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这一社会主要矛盾没有变”。强调“两个没有变”,不是妄自菲薄、自甘落后,也不是要脱离实际,急于求成,而是要坚持把它作 为推进改革、谋划发展的根本依据和主要动力;同时,科学分析我国全面参与经济全球化的新机遇新挑战,深刻把握当前面临的新课题新矛盾,以更加自觉的姿态走科学发展道路。

    这就需要坚持“四个必须”,即:一是必须坚持把发展作为党执政兴国的第一要务。“没有积累的飞跃是一种疯狂”。要牢牢扭住经济建设这个中心,坚持聚精会神搞建设、一心一意谋发展,不断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从而为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局面打下坚实基础。二是必须坚持以人为本。要始终把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作为党和国家一切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尊重人民主体地位,发挥人民首创精神,做到发展为了人民、发展依靠人民,发展成果由人民共享。三是必须坚持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一个资源相对紧缺的国家,高能耗、高污染产业很难长期支持经济发展。这就需要坚持走生产发展、生活富裕、生态良好的文明发展之路,实现速度和结构、质量、效益相统一,经济发展与人口、资源、环境相协调,确保经济社会永续发展。四是必须坚持统筹兼顾。城乡、区域、经济与社会、人与自然、中央和地方、个人和集体、局部和整体,是既对立又统一的关系体。这就需要既能总揽全局、统筹规划,又要抓住牵动全局的主要工作、事关群众利益的突出问题,着力推进、重点突破。 

    当今世界正在发生广泛深刻的变化,当代中国正在历经史无前例的变革。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机遇前所未有,挑战也亘古未有。

    在这机遇与挑战并存、机遇大于挑战的关键阶段,我们一定要坚定不移地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坚持并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沿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开拓进取、奋发有为。

    展望未来,我们坚信,在肩负着带领亿万人民创造幸福生活、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使命的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我们必将迎来更加辉煌的前景!